小说

尽情阅读


情侠


石奇的伤好了之后,高进又传了他几手,严加叮嘱,二人分头去侦察这个武林阴谋,以及寻找柳小倩。而在他们分手之前,曾联手到柳家庄去暗探过三次,证明柳小倩的确是失踪了。
石奇到衡山的柳浪小筑去拜访神手书生宋之和,这里虽称柳浪小筑,占地却有一顷多,垂柳掩映,粉墙绿瓦自林隙中露有出,有置身世外桃源的感受。
看门的老仆既聋又哑,而且生的十分丑陋。
「在下要见贵上,请给传达一下。」
丑人冷冷地指指他的耳朵和嘴,然后再摇摇头。
石奇说:「原来是聋哑之人。」
他比手划脚地要求这丑人通报,丑人连连挥手。
突闻高绝的蚁语传音,说:「小友要见本书生,可于今夜三更在本筑以西五里的山神庙内相见。」
石奇也学过传音之密,但火候还不到,他说:「届时谨候前辈大驾。」
饭后宿了店,石奇住在这客栈对面一家骡马店中,大约是掌灯之后不久,迳奔神手书生家。
这次他就越墙而入,这柳浪小筑比柳家庄院还大,到处垂柳夜里更加迷人。石奇一直暗暗地来到神手书生书房中,见他正在袖手渡步。此人大约三旬上下,一脸书卷气,衣着很朴素。书房中有很多典藉,钢炉中香火袅袅,一片祥和之气。
石奇用手沾一点口水,轻轻的戳破窗纸,眯起一只眼睛向里面打量,只见神手书生望着这儿笑一笑,然后伸出两手互拍几下。
只见一道帘幔拉开,那里面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大汉,他的上身赤膊,下身穿着仅有一条短裤,斜躺在床上。
他的短裤渐渐鼓起,鼓得特别大。他似觉得很难过,便将短裤脱掉。他的胯间,挺出一根不下六七寸的东西,粗得像棒槌一样硬硬的,在点头晃脑。
一个妙龄女人由外面进来,将睡衣丢在地下,赤着身子爬上床去。男的因而跳下床。女的躺在床上,伸手抓住他的东西。男的双手握住她的双腿,站在床边以粗大的东西,对正她的花房,往里直插,插到她直嚷:「不行,太大,慢点。」
那神手书生看这边笑一笑,道:「小子,看到没有,阳罡之气,要练到收发由己,方能运用自如对付那魔女阴功。」
这句话似是向石奇说的。石奇不知不觉间把阳罡之气下沉。
然后,又听神手书生道:「提气,沉气!把罡气聚于一点,心神集中,不准胡思乱想。」
这时,那男的拼命的往女的里面插进去,还没插到根部。女的已经消受不了说道:「顶死人了。不好。」
男的猛力一抽,狠命一送,这样连续了好几次。弄得女的狠咬着牙,两眼发白的嚷道:「受不了,天啊」
男的狠抽猛送起来,越弄越硬,越搞越大,来回不停的急攻。
只听神手书生说道:「练武之道存乎一心,不为外物所动,不为淫声浪语所惑,力贯玉柱之中,急攻金山之幽,辅以阳罡之气,亦有三花聚阴、王朝元之效。」
这时候双方吻住了,更紧紧的搂住他,互相绵缠着。男的吻了之后,又摸住对方软绵的奶子,继而又用口去吸吮,只吸吮得女的浑身发抖。她时而抚摸他健壮的身体,一双迷人的秋波,在他的身上转瞬。她在他脸上深长的吻着,不时又用牙去咬,以媚眼不停的上下溜动,蛇般雪白身子在他的怀中扭摆不停。这种媚态,弄得男心中欲火万丈,浑身发毛。
男的对女的说:「我的心肝,美人快乐吗?」
女的声音有点颤抖,道:「你太凶把我没有搞死实在吃不消。」
只听神手书生喝道:「提住一口气,把罡气逼在玉柱之上。」
石奇不知不觉照着他的话做了。但听裤子吱的一声,他的曩中之物脱颖而出。
那女的这时微哼着,口中不断的叫:「美美美死了啊」她一直叫不停
此时那男的性致更浓,也拼命似的享受,像狂人一般的进行工作。他有时一抽出口,再猛插到底,有时又用龟头在洞口上轻轻的磨擦着,只擦得她全身颤抖,她用双手搂住男的屁股,自己花蕾向前迎上来,这样自然的全根而没,这样他近于疯狂。
只听女的不时爹声爹气的喊:「我丢精了啊丢了」最后她实在吃不消,软瘫地躺在床上也无法配合男的行动,唯一的是在「嗯嗯」的哼声。


上一篇:深宫密情
下一篇:境地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