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谁守着守门人6作者aurelius198


字数:10818


(六)

在这之后一切显得安静。美娜蜷缩着,睡在椅子上。达拉已经关掉灯,张开了四肢,躺在床上,像是他拥有这地方。

我冷静地看了现场几分钟,直到我开始感到困倦了。这是在马尼拉上午,但我已经耗了大半个夜。我移到我的帆布床上,但在这之前,我戴上了无线耳机。这样如果我的孟买卧室有任何噪音传回,我会惊醒过来。然后我就睡着了。
「是啊……班克」我被达拉的低沉的刺耳语声吵醒。

我翻下床,冲到电脑屏幕前去看,什么时候,美娜的另一个情人或算半个情人加入了现场。但是他不在屏幕上。达拉对他用低沉的声音在手机上说话,以防止惊醒我的老婆。

「是啊,进行的比我预期的要好……是的……哈哈哈……是……好吧,听着……」

「嗯……?」

美娜在椅子上缓慢蠕动,她还是赤身裸体。

「夫人,没事。」达拉对她说,拿着贴在耳朵的手机走出房间。

我看着我被肏爽的妻子慢慢抬起她的头,并睁开她的眼。房间里充满了黎明的曙光。她轻手轻脚的走下椅子,打量四周,有些迷茫。然后,她穿上内裤,并移动到床上,再次闭上了眼睛。不久,她赤裸的乳房再次起伏。

一两分钟后,达拉走回房间,完全赤身裸体。他看到美娜在床上,在她身后躺下,紧握着她赤裸的胸部。

美娜感到他在身旁,於是把头从枕头移动到他强健的手臂。

「现在是什么时间?」她睡眼惺忪地问。

「刚过六点一会儿。」我们的守门人说,亲吻我妻子的脖子。她伸手向后,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达拉玩弄她赤裸的乳房了一会儿,然后他的手朝下,又溜进她的内裤。美娜睡意朦胧迷糊地呻吟着,因为他开始指交她。

「准备再来一回合?」他在她耳边低语。「我可以从你的屁股感觉到!」
「嗯……嗯……。」美娜笑了,在他的手指开始在她的内裤里搅动时,她的眼睛仍然闭着。

「我认为你是同意。」

达拉似乎真的很急躁,因为他甚至没有脱掉她的内裤。只是微微举起她的右腿,推开她的内裤的裤裆到一边,并再次把他的鸡巴塞进到她的阴户里。它滑进去很容易。

马上,他轻柔地肏她,随着每一下抽插来回,她残余的睡意跟着消失。美娜的右手搂紧她身后情人的屁股,几乎拉着他能更深深进入到她的阴户内。

「像昨晚那样再骑着我。」他一会后表示。

美娜点了点头,转过身跨骑上他,很容易把他的鸡巴塞入她身体里。她的内裤仍然在。达拉双手往下伸进后面,开始按摩她的屁股,他享受她的乳房来回拍打他的脸。

美娜的双手撑在他的胸口,并开始前后来回磨蹭她的屁股,她取得交媾的主导。过了几分钟,她突然停了下来,惊惶不安的看着她的身后。

我能理解为什么。我清楚听到前门打开和关闭的声音。

「怎么回事?有人撞进来了!」她说着,抓过一条毯子,包裹住她自己。
她试图站起来,但达拉的手从她的屁股移到她的腰,拉住她不让动。

「放松,夫人。这是班克。我叫他给我们带些茶和早餐。」

果然,班克走进房间,手里拿着一个保温瓶和一个塑料袋。当他走了进来,看到美娜,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虽然她现在是覆盖在毯子里,在他老朋友的身上。

「哦,对不起……」他红着脸说:「我不知道……」他转身走出了房间。
但达拉断然地说:「等等!」

班克停下来,但他还是背朝他们。

「等等,你是什么意思?」美娜说话听起来真的生气了。「你疯了吗?」
她终於成功地甩开达拉抓她的手,从他身上翻下,她裹着毯子坐在他旁边。
「没有什么,他以前没有见过的,哈哈哈。」

达拉笑着扯了扯毯子,露出美娜的胸脯。但美娜拽回,并再次覆盖住。
「班克,出去!」她喊道。

「是,夫人。」他说着,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现在,她面对着达拉,瞪着他。

「你越过界了。」她抱怨他。

但他脸上仍然有个傲慢自大笑容。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已经都看过了。」

「是的,但除了我们正在性爱?」

「那又怎么样?可怜的傢伙值得看一场表演。再说,你也已经吸过他的鸡巴。」

「我告诉过你,那是一个一时的事情!」

「薇娜不介意让他看。事实上,她甚至可以让他……」

「嗯,我不是薇娜!」美娜大吼道,翻身下床,开始穿衣服。

「你不打算完成你开始的什么?」达拉问,听起来有点生气。

「不!」美娜用了一句到此为止的语气,达拉决定不再藉题发挥。

在一分钟内,美娜穿上了她的胸罩,拉直她的内裤,然后迅速穿上宽松的短裤和T卹。

达拉认真看着她,就像我也是,想知道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我们至少可以和这个可怜的傢伙一起吃个早餐。」达拉说,再次披上我的长袍。

美娜转头再次瞪着达拉,她双手交叉在胸前。

「好吧。」她终於说。

「但是,在他的面前不许耍花样。在你的房子,你说的我做。在我的房子,照我的规矩。」

达拉耸耸肩,跟她走出了卧室。

我坐着注视着这空荡荡的卧室约半小时,点阅我的电子邮件一封又一封。我能听到隐约的谈话声,偶尔穿插着从他们三人传来的大笑和傻笑声,但即使有声音增强滤波器,也不能分辨出说的是什么。

对美娜停下她在进行中的淫荡,我是有一点失望。给班克看她跟达拉性爱,甚至让班克加入,将会是很过瘾。但我想,依照她的标准,这一夜,她已经做的够多了。

我坐着守着屏幕,带着希望我能看到更多的行动。但迎接着我的,却是一幕没有预期到的私通,使得我怀疑,我在看的女人,真的会是我的妻子。

很长一段时间后,美娜走进卧室,并开始从床上扯掉床单。她也开始清理一些夜间的活动造成的一些杂乱的。她仍然穿着她的短裤和T卹。

不久,在她背对着门时,班克踮起脚走进。她正弯着腰从地板上捡拾她的衣服,他站在她身后,迅速地把她的短裤拉下来露出她的屁股。

「哎……!」美娜向前跳开,又拉回她的短裤。

「你疯了吗?」她低声说了后半句,让我不知道为什么。

「放心,他是在你的另外一间浴室淋浴。」班克说着,拉着她入怀抱。
美娜挣扎一下,说:「他随时会过来!」

「他出来时,门会吱吱响。我们会听到他的。」

班克快速地伸手到我妻子的短裤,并开始抚摸她的屁股。

「但仍然是危险的!」她终於挣开他。

班克看上去有点失望,但没再出手。他走到门口,站在那里,看着外面。
「你告诉他了?」他问。

「当然不会。」美娜说,转身面对他。

「你说了吗?」

「没有。」

班克保持沉默了片刻,然后说:

「如果你制造个机会,我们就不需要这样。」

「你是什么意思?」

「当我走进来时,你不要表现得那么害羞和震惊,只要你可以让我加入,所有他真正关心的是在他的控制之中。一旦我有他的同意,在他面前跟你亲热,就不会有问题了。」

美娜瞪了他一眼,说:「好吧……班克我知道,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已经给了你俩理由去相信我有没有什么界限或标准。但实际我是有的。而一个三人行绝对是超出了我的界限。」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一起吸过我们的鸡巴,记得吗?」

「这只是一时。因为我们被他逮到。我不想让他知道,在他之前你已经先上过我了,你知道上次他是怎么样。」

我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因为这个重磅炸弹。

她已经跟班克有过性关系?什么时候?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是啊,是啊,我知道了。不过……」

「你看,我真的不在乎,如果你要告诉他。」美娜耸耸肩。

「不,时候未到。」

「你是那个最早被吓倒的人,还记得吗?」

「是啊,我知道了。」班克叹了口气。

「不过,我没办法就是嫉妒。怎么……他怎么样?」

「你是什么意思?」

「和他上床……跟我的相比……」

「这不是一场比赛。」美娜说。

「所以,他比较好吗?」

「我没有这么说。你为什么这样没信心?」

「他说你为他剃阴毛。」

「他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你不是?」

「停止盘问我!」

「好,就这样。」

班克走到她面前,并试图再次拥抱她。这一次,她心软了。

「所以,什么时候再次轮到我了?」

「这事取决於你。看你如何能偷溜得开?」

「我会尽力去设法。」

班克说,然后突然放开美娜,低声说道:「他来了。」

他冲出了房间。达拉走进房间,他半硬的鸡巴晃悠,他用我们的一条浴巾擦乾他赤裸的身体。

我看到了在他的脸上的傲慢自大表情,嘲笑他已被欺骗了还不自知。当然,这有点是对我自己的讽刺,被他的无知逗乐的感觉我也没有被免及。美娜也向我隐瞒了很多事。

------

「班克,你现在可以去睡觉。」他大声地说。

马上我就听到前门关闭的声音。我期待达拉继续他们中断的上一局。但是,他开始穿上衣服。

「我必须去洗车。」他通过解释的方式说明。

美娜点点头,开始走向电脑。她现在只离摄像头一呎远。她坐在之前她曾在上面交欢和睡了几个小时的椅子上,并开始在电脑上工作。

我屏住呼吸等待着,想知道如果这间谍软件是像我的朋友说的那么好。她会发觉所有的一切都已被传出吗?看来,她没有发觉。

她很快就开始键入一些东西……我认为是给我的电子邮件,描述发生了什么事。

「我在浴室时,班克有没有佔你便宜,吃你豆腐?」达拉傻笑问道,现在已经穿着完全。

「没有。」美娜简略地回答,不停的打字。

「可怜的傢伙,你对他太无情了。」达拉说着,走近美娜,挤压她乳房上的奶头。

「是否可以这样,让他再观看我们?反正他都已经看到过不少了,也许你可以再吸吸他的鸡巴。」

美娜停止打字,转身面对达拉。

「那你最后会要我怎么做?和他上床,像你心爱的薇娜做的一样?」她尖锐地问道。

「不,不,当然不是!」达拉以不屑一顾的可口气说道。

「他是一个不错的傢伙,正在世间学习他的方式,所以观摩大师怎样工作对他有帮助,仅此而已。请记住,我可没要你去吸他的鸡巴,当我那一天走进来,看到你可是心甘情愿在做。所以,我觉得你可能不会介意再去做。」

「我告诉过你,这是一时的事情!」她厉声说道。

他笑了,弯下腰,亲吻着美娜,一边抚摸着她的背部,温柔的语气说:「经过昨晚之后,你不需要担心薇娜。薇娜是印度薄饼,当一个人在挨饿时,他会很高兴地有印度薄饼,并分享给其他挨饿的朋友。夫人,你是比尔亚尼燉饭。我可能会让我的朋友尝几口,但我不会和他分享整锅燉饭。我会给他印度薄饼,并独自享用我的比尔亚尼燉饭。」

对这怪异的比喻,美娜咯咯地笑了。

「你还会留着印度薄饼在旁边?」

「为什么我会,如果我经常得到比尔亚尼燉饭。薇娜现在全是班克的,她不会在意,她只要她的性需求得到满足,因为她的酒鬼丈夫无法给予。」

对我这是条新闻,薇娜也是结过婚的。达拉定是选择这一个类型。

「如果班克厌倦了印度薄饼,当你不在附近时,也企图享用比尔亚尼燉饭?」美娜扩展了比喻。

「你的意思是,如果他试图做些超出爱抚的事?试图和你做爱?」

「是啊,然后呢?」

达拉的脸上真正显得严肃了。

「班克绝对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他知道我会怎样对付他。但如果他想试各种方式强迫你,只要被我知道。」他激烈地说。

「如果他不是强迫?如果……是比尔亚尼燉饭想要……」

美娜开始用模拟的语气说,但还没说完整句,达拉就伸手扯她的头发。
「哎哟……我只是开个玩笑……」

「听着,夫人。」

他用威胁的语气说:「不要对像这样的事开玩笑。现在我们是有情人关系在。我不会容忍被欺骗或不忠像这样的事,我不觉得这个想法好玩。所以连想不要去想。一旦你的丈夫回来了,我甚至祇要想到这个事实我就头痛,他将在我背后跟你做爱,但他是你的丈夫,所以我没得选择,但如果你尝试与班克或一些其他任何人做些…」。

「放轻松。」美娜採取守势说,听起来有点害怕。「不用担心这。」

「记住,上次你试过背着我与班克?我怎么惩罚你的?」

「是的。」她带颤抖的声音说。

「不要让我再伤害你。」他现在放开她的头发,换上温柔的语气说:「我不喜欢伤害你。你完美的身材是为了享受不是挨打。」

「再说一句,我只是在开个玩笑。我很抱歉。」美娜说,听起来像一个悔过的孩子。

「好。」

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

「好吧,现在我得走了。如果我能让班克帮我罩住一会儿,有空我会尽量回来。但他已经值个通宵,可能会花一天时间睡觉,但我会尽力。你的儿子什么时候回来?」

「下午,校车像往常一样。」

「好吧,我希望班克在此之前会醒来。」

他走了出去。美娜只是坐在背对摄像头的椅子上。我能看到她的肩膀,她在喘着粗气。

「糟,我怎么会让自己卷入?」她担心的自言自语。然后,她转过身又开始打字。

我认真地希望这是一封给我关於目前情况的电子邮件。我看着美娜打字一分钟左右之久。她正盯着键盘在打字,脸上一副茫然的表情。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忍不住垂涎她的大乳房如何随着她的手的动作而轻轻的抖动。

美娜的上一封电子邮件,详细描述主要的发展相当地长,我希望这一封也是同样如此。其实这次是不必要的,因为我已看到了一切,但她不知道。我期待着看到她是如何用她自己的话来描述事件经过。有多少她会对我隐瞒。

所以,当美娜很快就站了起来,我很惊讶,她躺到床上,手上拿着手机。我认为她是在短暂的休息。但随后我的电子邮件警示闪烁。

我检查我的收件邮箱。是从她发来的。

「亲爱的普拉卡请在收到时打电话给我。我知道你会想知道在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我答应过给你写像上次样的邮件。但我现在没心情写长长的电子邮件。爱你美娜」

我读完电子邮件,然后切换回到摄像头。美娜还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我拿起我的手机要打给她。但随即停止了。在我跟她谈之前,我必须先好好考虑几件事。

在过去几个小时,我一直相当像是坐上情绪的云霄飞车,起伏不定。即时实况见到我的妻子跟我们的守门人交媾,这是非常色情刺激,但也有些困难。
另外还有一个事实,她已经清楚地对我不诚实。或者至少对我隐瞒些事实。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对这整个运作我已经给予我的同意的祝福。而美娜的本性又不是一个会欺骗的人。

而整个事情都有班克和达拉在的两个时机,到最后都让我非常生气地看到和听到达拉威胁我心爱的妻子,他并没有拥有她。我已经部分的理解他先前的论点,他是如何感觉美娜对待他像是对待卑微的佣人,但是这种伴随着威胁的佔有欲是有点太过分。

为什么美娜,当她可以保持事情单纯的时候,还让她自己陷入这个烂摊子?当我想到这,我意识到,对我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也存在於第二个。

美娜对我隐藏一些事,正因为她给自己陷入混乱的局面。她知道,她有我的最大认可去与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但是她以为……我会为她这两次的一团混乱感到多么恼火,对的…我是会对此恼火。如果她告诉我,我可能会对她的愚蠢生气。

我是很不高兴。但我也不能完全怪她。她在一个保守的生活庇护下投入了近十年的青春,建立我的家庭生活。所以她是对爱情和性的游戏没有经验。她到现在才开始体验她的性活动。所以,如果在这相当启蒙的阶段她做了几件失误,又怎么样?我自己就曾在我早期的性生活做了一些非常糟糕的决定。

再来的问题就是我应该怎样来打这电话。我应该告诉她,我什么都知道吗?不过,我又如何来解释我怎么知道呢?承认我耍了诡计让我对她整夜监视吗?即使是夫妻之间,要去承认也是一个紧张令人不舒服的的事情。

到时她如果真的很生气?不行,我没办法告诉她实情我做了什么。至少不会在电话里。在我回到孟买,亲自面对面的时候,也许吧。

那么,我如何来打这通电话?顺势玩下去?如果她撒更多谎?大概有十多分钟,我经历了很多像这样的内心的争辩,盯着我的妻子躺在床上的影像。就是同样的床,在几个小时前,她在上面被我们的守门人彻底地奸淫。

最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打这通电话。我拔掉扬声器和耳机的插头,所以从电脑发出的声音不会产生回授干扰。但我一直有摄像头传回的影像,并保持注视着她。我拨她的电话号码。和摄像头的影像有二秒的时差。

「嗨,小骚货!」我开我排练过的玩笑说:「已被我们的守门人好好的肏过了?」

「普拉卡!」她用一个抱怨的声音和表情简短说:「不要叫我小骚货。这让我觉得我自己不好。」

「好了,对不起。但是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是的。」

「是什么?」

「是的,达拉和我……我们做了。」

在屏幕上,我可以看到她红遍了整个脸。

「恭喜!」我带有一半真诚说到。

「他怎么样?」

「不错。」她简洁地说。

我已经听到她跟班克说过,她不喜欢比较的问题,所以虽然这问题在我的脑海里兴起,我还是避开。毕竟,我已经在屏幕上看到了缠绵的性爱。很明显,她非常的享受,比以往任何跟我的时候都有过之。

「那么……细节?」我避开了没有答案的问题。

她回答之前想了几秒钟,彷彿在决定有多少是她能分享给我的。
「他过来是在深夜。我们共进晚餐。然后,我们去了卧室。我们做像平常样亲热、口爱等的事情,。然后,当他开始做他做的事情……你知道…用阴茎对着我下面磨蹭着……我想他意识到我已经准备好……」

「是什么让他意识到了?」

我问,想知道她是否愿意提及红色纱丽或剃光阴户,或是关於薇娜的谈话。
「我猜,祇是我的身体语言。他问我,他是否可以放进去,我点了点头。还有……还有……就发生了。」

她沉默了。

「好吧……」我说,希望能得知更多的细节。

「你会气我吗?」

「不会,我已告诉你尽管去做,还记得吗?」

「不过,说是一件事。」

「亲爱的,我没问题。我到处玩,现在换你,没有什么大不了。」我说:「那么……被我之后的第一个鸡巴插进是什么感觉?」

我对问题的措辞方式,是给她一个开口机会,告诉我班克。

「其实…」她说,然后停了下来。

「嗯?」

我满怀希望地说道,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清楚地表明她内心挣扎。

「其实……跟你的感觉非常相似。」她最后说道。

这是一个实际的谎言。到现在,她仍对我隐瞒事情,像是这类没有澄清跟班克的事。但告诉我感觉跟我的非常相似,则又是一个明显的谎言。我已经看到它有多粗了,也听到她爽叫它是多么粗。她对达拉插进的反应可以是任何事,但绝不会是跟我肏她时相似。

我感到怒气上冲,但安抚自己平静设想,她可能是为保护我男性的自尊而这样做。

「相似的,是吗?」我最后说。

「是啊。」

「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我不知道…谈论这感觉怪怪的。」

「我理解。」我说,不想让她的压力太大。

「还有什么比较突出在你的记忆里……」

「他是……精力充沛……比我对他这个年龄的男人预期超出很多。」

「如何精力充沛?」

「你知道……就他节奏频率,耐久时间等所有一切而言。」她说,两秒钟后,我看见她脸红。

「他能持续多久?」我问。

「大约十五分钟左右。」

「嗯……」

在我的脑海里重放她从未跟我有过的,性高潮时喊叫时的影像。

「还有什么?」

「我想,就是这样。就像我说的,描述这些事情感觉怪怪的。」她耸耸肩。
「你做了多少次?」

「就一次。」

另一个谎言,但我放过了。

「他整个晚上在那?」

「他上午才离开。」

「他不会想要再做一次?」

「他是做了,但我感觉不喜欢。」

再次,我认为她是无辜的,并假定这一个谎言也是为了保护我的男性自尊,因为我们很少一晚做超过一次以上。

如完全诚实对我说实话,他们是如何实际上交欢了三次,她又是如何主动发起了一次求欢,她也许会觉得像是我会感受到威胁。

「嗯……让你满足了吧?」

「是很不错。」

「你打算会继续跟他做下去?」

「可能会。」

「那班克怎么办?」我问一个似不相干的问题。

「关他什么事?」她立即反驳。

「他是否也在那?他有没有在旁看?或尝试参与进来。」

「不,我有一两天没见到他了。」

我能体会到她声音的紧张。显然这是一个痛点。

「也许他会想要下一次轮到他?」我说,企图像是开玩笑。

美娜沉默了几秒钟。在屏幕上,我看到她的胸部起伏,她的脸上现出紧张的表情。

「普拉卡,我必须挂电话了。有人在门口。」

又一个谎话。但我还是放过她了。

「好吧,几分钟后,要我再打回给你?」

「不用,等会我得去见…爱尔卡。」

「好。」

「几个小时后,我会发给你短信。」

她挂了电话。然后就祇躺在床上那里。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在门口。不过班克的话题似乎让她惊慌。我是存心不良故意带上这个话题。她把手机放在床上,手遮住脸,待在那一动也不动。

-----

美娜继续躺在床上一段时间,我一直盯着她,直到我意识到,她已经再度熟睡了。昨夜对她是相当劳累的一夜,所以这是毫不奇怪。

我回想一些关於我们的谈话。这时,我记起有一份文件,我必须完成并发送给我的老闆,所以我继续保持 画面开着和提高音量,并开始处理文件工作。
这是大约四十五分钟后,有从孟买传来的一些声音。这似乎是前门打开的声音。我瞬间切换到视频。我的妻子还在床上睡觉。几秒钟后,班克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所以我认为他是利用备用钥匙开门。

他站在床边,看着美娜的睡眠样子。然后他跪到在地,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臂。

「夫人,醒醒。」他轻声说,摇着她。

「嗯?」美娜睡梦中迷迷糊糊回应。

「是我,班克。」他又再度摇了摇她。

「班克??!!」美娜突然坐起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偷偷离开了木棚屋。达拉仍然认为我在睡觉。他在大门正忙着。」
他坐在她旁边的床上。美娜打了个哈欠,坐在床上伸伸懒腰。

然后她说:「你不应该在这里,班克,这太冒险了。」

「我知道。」他揉了揉她的肩膀。「但我控制不住自己。」

「我是认真的,班克。」美娜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担心。「如果达拉发现,我们都将有大麻烦!」

「你让我担心达拉。」班克说着,倾身去拥抱我的妻子,但她拉扯开,并站了起来。

「让你担心他吗?如果你不那么害怕他,而且说实话,我也害怕!」

「夫人,达拉只是…太老古板。而且人也老了。不要担心……」

他站起身来,并试图再次拥抱她。这一次,美娜没有推开他。她让这大个子的小伙子用手臂缠抱着她入怀,并吻她的脖子,同时挤捏她的乳房。

她似乎沉迷在他强壮的怀抱一阵才说:「如果你不怕达拉,为什么你不告诉他,那一天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他问,继续抚摸她。

「你利用他正在忙,而我是无法招架,强暴我。」

「你认为那是强暴?」

「不是吗?我几乎全裸,只戴着胸罩,在弯腰打扫房间角落时,你突然抓住我,压着我。而且插进我身体,不理会我的抗挣!」

「好吧,也许开始是像这样的…但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一直看着你光着屁股,大乳房,让我一直被发硬的下体困扰。当我走进去,看见你弯着腰,你的屁股又像这样,我体内兽性的本能作用。我只是爬到你身上。但是你可以阻止我!」
「我怎么能阻止像你这样高大强壮有力的,当你压着我,插进我身体?我有叫你停!」

美娜想要很愤怒的说出来,但她的声音沙哑。

「你的嘴说不要,但你的湿屄说要!」班克手向下伸到美娜的短裤里。
「胡说八道!」我的妻子闭上了眼睛,靠在他的胸口说。

「即使你的嘴说不要,也只有一下,很快你就愉悦地呻吟。」

「嗯……嗯……」他开始站着指交她。

「是的,像这样,你明确很享受,就像你现在很享受一样。」班克笑了。
这使美娜停下来并且推开他。她离开他几步远开始反驳。

「班克,来说清楚!达拉已经让我脱光到几乎赤裸,并对我上下其手好几个小时。当然,我是已发情。是的,我的身体确实难以理解的想要被插入。我的丈夫已经离开了几个月,我是性飢渴,所以我没有立刻阻止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是一个好理由。」

「你是喜欢。我还记得你的身体对我的大鸡巴每抽插一个来回是如何性奋的颤抖。」

「闭嘴!」

「你喜欢我的大鸡巴……它比达拉的要大得多。而你的阴户那么紧,又是那么温暖还活蹦乱跳的……」

「班克,不要再说!」美娜几乎大叫。

「这是一个错误。你知道这是一个错误。如果不是,为什么你一听到达拉靠近外面,你就拔出来,还后退一步?」

「如果你真的认为这是一个错误,你为什么要那么急於给我,开始吸吮我的鸡巴?」班克反击。

「笨蛋,那是为了不让达拉知道,能说明情况的唯一途径!」

美娜用力在班克的脸颊甩了一耳光。

「你半裸着,你的鸡巴翘起,上面覆盖着我的汁液……我几乎赤身裸体。达拉会立刻瞭解我们在偷欢。我只好跪下,并把你的鸡巴放在我嘴里清理乾净,假装我只是在给你品箫。」

班克的肩膀垂下。

「是的,我知道。我很感谢这一点。」他脸色苍白地说:

「这太不公平了……你又不是他的老婆。他还是一个老头!」

「很明显,一个老头仍然是可以打败你。」美娜讥讽地说。

班克什么也没有说。他再次拥抱美娜他的手顺着伸到她后面的短裤,抚摸她的屁股。

「请,夫人……就一次。」

「一次什么?」美娜问,她的呼吸有一点重。

「让我再做一次。」

「那达拉怎么办?」

「他还在忙,求求你,只是打一个快炮。」

美娜似乎在他高大强壮的怀抱里安心了。她手搓着他的大块二头肌说:「好吧,动作快点。」

「是!」班克欣喜若狂。

他粗暴地转过美娜身体,压着她的肩膀向下。她把手支撑在床上弯着腰。
「慢慢的!」她低声说。

「等不及了。」班克说着,掏出他硬梆梆的鸡巴。

真的是相当的大,近九英寸长还带个大头。我出神的看着,这另一个守门人让我的妻子弯着腰。他拉下她的短裤和内裤,然后很唐突和相当笨拙地,从后面插进了她。

「啊……噢……!」美娜喊叫着,因为巨大的器官侵入她身体内部的痛楚。
「把上衣脱掉!」班克要求到,他开始快速用力的来回抽插我的妻子。
她遵从了,她脱掉T卹,同时还在弯着腰。很快,她只穿着她的胸罩,我想像这就是班克在第一次肏她时的样子。

当我注视着我的目前已很淫荡的妻子在我们的卧室被她的另一个情人奸淫,我不由自主得在心理批评我所看到的。班克有一个巨大的鸡巴,但他显然缺乏经验,在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艺术上不是很熟练。看着达拉肏她,会让人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因为那个老头子有窍门!班克似乎仅依靠他的鸡巴的大尺寸,和他的本能,当面临性行为则几乎像一个原始人。

他只是把自己有膂力的手按在我妻子的赤裸的腰部让她弯着腰,并快速抽插她的阴户。没有前戏,没有爱抚,没有阴蒂的撩逗,没有变化。

美娜的哼声是针对每一回合的抽插,没有像在我的记忆里她与达拉做时的热情。她把对她的阴户的进击几乎是视作件苦差事或是件施惠。就技术层面并不令人印象深刻。

但看到我的老婆,我的孩子的母亲,仅穿着胸罩,在我们的卧室,弯着腰,被另一个守门人奸淫着,仍然会令我难以置信地引起性亢奋。

班克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我想他累积很多的精液,因为他在短短的二三分钟就射到她的屁股上。

我可以看出,美娜甚至还没有达到她高潮的起始阶段。她只是保持着弯腰,让年轻男子的精液,泄在她的屁股上。然后,她直起身,走进浴室。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牛二愣01作者lswy2199
下一篇:我的暴露女友小叶之学校春情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