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出軌之妻


(八)

大家一字兒排開地坐在沙發上,妻子坐在中間,我坐在她右邊,趙坐在妻子

左邊,華子坐在最左邊。客廳的熱度,隨著螢幕上漂亮性感的女主角的衣服被兩

個英俊白人男子的剝落而升溫,妻子的眼睛好像因了酒精的作用而半佯閉著,頭

開始微微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可以嗅到她烏黑的發上散發出的一種誘人的香氣,

是一種淡淡的茉莉花香,我不由想起浴室裡那瓶她剛買的淡綠色洗髮露……

我悄悄擰過頭,看趙和他的同學華子。趙一直看著螢幕,而右邊的手藏在身

後,華子的眼睛卻是在螢幕和我和妻子間不停地遊離來去。我把左手抄進妻子的

毛衣,才發現趙的右手已經在妻子的柔背上撫摩著。妻子把身子朝前欠了一下,

於是趙被妻子和沙發擠壓的右手一下釋放出來,順勢撫上了妻子後背胸罩的扣,

而我的手就不停地在妻子的細滑的腰上拂摸。妻子可能被我摸得有點癢了,身子

來回地扭了些微,趙已經把妻子胸罩的後扣解了開來,然後左手從妻子前面的毛

衣底下探了進去。

華子的頭猛地扭過來,看著妻子胸前因趙的手摸索而漲起的毛衣上的輪廓,

一下子就漲紅了臉,趙那只手停在妻子的乳房前,妻子被趙撫弄得滿臉潮紅,隔

著毛衣可以看見趙的手在裡面輕輕並快速地撫搓,妻子的腿從原來並放的姿勢變

成了 並在一起的姿勢,並且不時地從膝蓋到大腿那裡互相對夾一下。

我把妻子輕輕地拖放在我的腿上,趙起來,把妻子的腿 移在沙發上,妻子

就一直閉著眼睛,睫毛不停地跳顫,呼吸急促而頻快,趙把妻子的毛衣從腰間一

直往上褪到頸下,在電視裡湛藍海色的映照下,妻子慢慢露出的皮膚隨著電視光

色的變幻而漸成粉藍,粉紅,和粉綠,兩顆柔滿的乳房在最後毛衣被褪盡之後,

迸獻在我們面前,趙的手開始在妻子的乳頭上撥擠,華子蹲在了沙發前面,將頭

伏在妻子的腰間,並向上一直聞到妻子的胸前,最後用嘴含住了妻子粉藍色的乳

頭,妻子不由地抱住華子的頭。

這個舉動可能鼓舞了華子,他開始賣力地吸吮,他的頭換到妻子另一個早已

被趙撥弄得豎起的乳頭時,趙已經開始解起妻子的褲扣,褲扣被解了開來,趙的

手又牽住了褲扣下的拉練扣頭,微微而斯緩的拉練聲中,妻子貼身的粉色內褲綻

露在已被拉開而卷分開的黑色褲布中間,趙的手輕輕在那片粉色中間來回撥劃,

最後停在妻子蚌口的位置上輕輕揉動,那裡繡著一朵漂亮的玫瑰,這朵玫瑰隨著

趙的手指的動作而皺化成不停的展擺,妻子上身在顫動,呼吸已開始變了頻率,

華子依然繼續地在妻子柔滿豐盈的乳間來回地吮吸,我的手在妻子發熱的臉蛋上

揉捏著,滑膩的皮膚因在我的掌面和掌背間被來回熨拂而更加地發燙,我的用心

使妻子感覺這個多人的遊戲實在是種攝人激奮的場面。

華子將一隻手伸到妻子的脖子下,妻子的脖頸如若無骨般地被華子有力的膀

子托了起來,華子將嘴緊緊地貼在妻子的嘴上,兩人舌頭的竄動在唇隙間隱約可

見,華子的板寸頭壓著妻子的頭一起低了下去,趁著空隙我把腿抽離了開來,把

妻子的頭讓在了沙發上,妻子的頭陷在了沙發裡,被展開的髮絲包圍著臉龐。

華子跪在客廳的地磚上,伏著腰將整個頭都罩在妻子的臉上,那邊趙的手已

經探進了那朵玫瑰的後面,漂亮的玫瑰已經印出了一些濕潤的痕跡,他的指在濕

跡下鼓伏,趙將手抽離出來,一隻手托著妻子的臀部,順勢將一邊的褲布褪下,

妻子白皙的腰身全部露了出來,和那個漂亮的肚臍一起被剝露在電視屏光前面。

趙繼續將褲布向下褪去,那朵玫瑰也被一起剝拉而下,隨著玫瑰的褪去,一

片茸茸的小黑草兒在妻子小腹底部冒了出來,很淺的一片毛兒地,中間最旺的一

簇被趙的手牽拉著,蚌穴的縫就從這簇最長的草兒下面劃裂開去,一直到還沒全

褪去的褲間,趙將妻子的鞋脫去,將兩條褲腿一拽,好像妻子把臀 了一下,而

後撩眼的肌膚在客廳裡泛著肉乾的光澤。

趙將身子挪到妻子面前,騰出另一隻手搭攬在華子的腰間,向自己身邊帶了

一帶,華子 起身子,看了趙一眼,又看了一下已經赤裸的妻子的穴處,然後把

頭朝我這裡轉來,我連忙低下頭和妻子的嘴相吻起來,華子沒看到我表示什麼,

於是起身,將身子全伏在妻子腿下的沙發上,二隻腿跪到了無廓沙發的邊外,板

寸頭伏在妻子的蚌口的上部,兩隻手仔細地分別順理著妻子腹底那些草兒,將鼻

子伏在草兒下麵隆起的肉縫處,輕輕地嗅著,漸漸地鼻子快埋進了肉縫,鼻尖已

經頂在了肉縫的開隙處,兩隻手也從那草叢下麵移到變成掰開蚌穴肉縫的兩隻手

鉗。

妻子的肉縫在華子的雙手下被分了開來,露出裡面濕潤而多汁的蚌肉,佈滿

蜜汁的穴在電視屏光的映照下更加凸獻出一個成熟婦人的身體的渴望,華子將一

個手指徐徐探了進去,妻子的腿一下子夾緊了,渾身跟著一陣顫動,吮著妻子乳

頭的趙也被驚得 起了頭,看到是華子的一隻手指插進妻子的穴裡,於是又低下

頭繼續在妻子的乳上吸嘬著, 起頭的華子鼻尖上泛著一點點妻子淫水的光澤,

他一隻手指繼續在妻子陰道裡輕輕地來回插動,一隻手則在自己的腰上摸索著。

華子的腰帶松垮了下來,於是他一隻手將褲子往下褪,當他屁股全露出的時

候,他好像猶豫了一下,只褪下了外褲和罩褲,他兩條腿不停交替地晃動,好讓

褲子滑落到腳面上,然後用腳互蹬掉拖鞋和褲子。

金屬腰帶的扣子隨著褲子一起滑掉到了地面,響起較沈的「噹」的撞擊聲,

妻子滾燙的身體又不由地顫動了一下,這個顫動順著插在肉穴裡的手指傳遞到華

子三角短褲裡的某個器官上,華子的內褲已經被裡面的器管頂漲起來,在一個最

圓潤的凸兀而上面印著一片濕幘,並且不時隱約地搏動。

碟子上三人已經熱纏成一團,女主角快活的呻吟更加催動我們四人高度興奮

的神經,趙歪著頭邊將舌頭側伸出嘴給妻子舔弄著乳頭,邊看著朋友的舉動,華

子將手指抽離出妻子陰穴的時候,妻子的嘴將我的舌頭再次緊緊吸住,並不肯丟

開,她此時身體的渴望從她的嘴唇的吮吸上輕易地感覺出來,我歪著頭,透過趙

的頭看見華子翹著那根中指,上面閃著妻子陰道蜜水的光,而他則用另外兩個食

指和拇指在撕拉著一個保險套的包裝。

看著他要帶保險套,我心裡突然地有一絲不快,對他懷疑我妻子的潔淨而感

到很不舒服,但是想想他是第一次有過這種事情,根據書本、碟子的教導,也情

有可原,心裡也就釋然。

華子的短褲已經被他自己丟在了腳邊,那個胯間的玩意聳立在他腹下濃密的

體毛前,他皮膚黝黑,肌肉很結實,不愧是和趙一樣體育系出身,華子的陰莖不

長,但是屬於粗實的那種,睾丸緊緊地掛貼在這個肉質的棒根下,他小心翼翼地

將那個塑膠做成的膜物從龜頭上翻褪到肉棒的根部,那個古怪的小囊翹掛在他龜

頭的前端,保險套的膠膜緊緊裹在他陰莖的外面,隨著電視屏光散映出好像啞光

的粉色質地的綢膜。

華子蹲伏在沙發前面,那個小囊隨著他陰莖的晃動而更像一個癟蛻的氣球掛

落在一個粗壯的線桿上不時悸動,妻子的雙腿被華子分撥開來,那小子粗壯的胳

膊將妻子白晃的一隻大腿架在沙發的靠背上,妻子的屁股在不停地抖動,身子也

在不自主地扭曲和擺晃,流露出一絲似真似假的不情願。

女人是個矛盾和讓人有時琢磨不定的東西,猶如此時我的複雜,興奮和多重

的感受,從先前的席間可以看出妻子對這個雖然不帥但是很陽剛也坦率的22歲

的大四生是抱有好感的,而對被他身體的進入我想妻子應該是有著充分的心理準

備的,但在最後關頭妻子表現出的這些動作有點讓我摸不著頭腦,我不由想起半

個月前她和趙在臥室裡,那關鍵的一刻是怎樣發生而出的?!如果也是這般,也

是如此地夾雜著斷續的不情願,那最後的進入是如何完成的呢?

華子將妻子一隻腿架好了以後,妻子複又放攏下來,將腿夾在一起,華子只

好又微微使勁將妻子的腿重架靠在沙發的背上,如此反覆幾次,最後華子不再一

味地搬來搬去,而是重將中指緩緩插入妻子的陰道,輕輕並溫柔地抽插,妻子在

被他手指進入的瞬間只是將架在沙發頂上的那條腿的膝蓋向腿間攏了一下,就慢

慢放鬆了自己,隨著華子手指的抽出間或著將屁股向手指退出的方向迎頂上去,

華子又將食指和中指並起再次慢慢頂入妻子的陰道,手指抽拔出的時候,上面流

滿了妻子的淫液,趙已經吸吮到妻子的耳垂,而我已經離開了靠近妻子的地方,

身子滑出了沙發的邊緣,只是半身伏在沙發上兩手不停地在妻子的發間來回梳弄

著。

華子將滿手指的淫液塗抹在陰莖頭的膠膜上,而後從妻子的蚌穴裡刮汲出滿

手指的淫液再塗抹到陰莖的中部和根部,妻子穴邊的腿間和肉縫的面上被華子的

這些舉動而散流和弄上很多的蜜液,華子將一隻腿微曲在沙發外,另一隻腿則跪

臥在沙發上,妻子的一條腿被他分開曲放到地上,華子又將右手抓住妻子被分開

架在沙發背上細滑亮白的小腿,用左手扶住自己胯間等耗了許久的器官,努力將

腰向妻子的肉蚌的縫口頂去。

那個在華子黝黑身軀前被襯出的白色塑膠物緊裹著華子的器官在電視屏光的

朦朧中,漸漸隱約消失在妻子那叢茸茸草兒下,華子黝黑的腰胯和妻子白皙

的胯間慢慢緊緊貼合在一起,趙這時也順勢將舌頭送進了妻子敏感的耳孔,用舌

在裡面快速地梭動,妻子緊咬著嘴唇,受著如此的雙重刺激,兩隻手在空中胡亂

地抓了一把,而後將手移到已經進入她身體的面前這個男人的大腿上,用五指扣

住他的一些臀肌向自己身上牽引,華子感覺出了妻子的意思,伏下身,將自己的

胸膛緊緊壓貼在妻子豐滿而滾熱的胸上,窩下頭努力地夠著妻子的嘴,妻子也努

力地用舌頭和唇吸吮著華子的舌頭,華子用一隻手摟著妻子,另一隻則撐在地下,

怕因為身體的活動而兩人滾滑到地上,因為用力而凸暴出的臂肌更顯出這小子旺

盛的體力。

華子將身體緊緊帖伏在妻子的身上,感受著身下這個被他進入的他人之妻的

呻吟,妻子將手臂緊緊箍在他黝黑壯實的背上,而華子對妻子奉獻出自己柔軟而

溫暖並濕潤的身軀所做出的回報則是更加賣力地起伏自己結實的臀胯,妻子不時

地從華子板寸頭下的熱吻避讓開來,好像要拚命地吸上一口被這種氣氛燃燒得越

來越少的氧氣,吐出的氣息又像是喘動,又像是呻吟,看她迷離的眼神,知道她

身體給她帶來的愉悅使得她全部放開了自己,我最喜歡看妻子放開身體枷鎖而表

露出的那種婦人的瘋狂,與她走在街上顯示出的端莊判若兩人。

此時的電視螢幕上第一部分已經結束,畫面又出現出另一部多人行的開場,

依然是在美麗的熱帶,不同的是,遠景是一望無垠的海灘和碧藍的大海,客廳被

籠罩在眩目的藍色螢光之下。

華子由於手臂的支撐也許感覺到吃力,於是重又直起身來,並將身體的一端

從妻子的身體裡抽出,失去縛箍的陰莖一下子從妻子的肉穴裡被解束,在肉棒全

部退出之後,最後的頭端猛地從妻子的肉縫上端滑迸出來,在他胯間來了個漂亮

的一彈,陰莖的膠套上妻子的分泌物泛著稠光,在閃爍的螢光下還能看見很多些

許的白塊沾染在陰莖上,而先前那個癟蛻的小囊重又昂然懸掛在華子那根初經錘

煉的陰莖上。華重新扶正妻子的身體,然後將胯處深深地續向妻子的穴裡頂入,

一直送入到陰莖根部只能依稀看見那道藍白色的保險套的圈箍時,華子才伏在妻

子身上繼續開始男人本能的那種快速抽插。

他的臀部像個工地的重錘不停地擊打著前面一端那刺入我妻子身體深處的器

官。華子速度的變化使我知道他即將釋放的到來,他臀部急劇地起伏夾帶著

妻子陰唇開合處的黏液而發出的聲音「撲哧」作響,在這個瘋狂的最高潮的頂端

他終於迸射出來。他好像每一個男人在高潮時候一樣,想把自己身體和在妻子體

內聳動的部分都能化成一根衝刺的利箭狠狠紮進身下這自己侵略著的婦人子宮深

處,他拚命地向妻子的蚌穴裡刺入和發射,兩塊結實的臀肌也緊並成結實的一團,

在我感覺,他的兩個睾丸都有可能被擠迫進文的陰道裡,而在他身下的妻卻在感

受著來自身上這個年輕壯碩的男子在及至揮發時所崩射出的熱流與顫動。

華子平靜了下來,伏在妻子身上,只是臀肌還不時地悸動著射精後的餘顫,

好像燦爛耀目的流星從夜空劃過之後殘留著一點暗淡的尾光,妻子靜靜地抱著他

寬闊的背,白白的小手在他黑慵的背上像兩朵盛開的馬蹄蓮。他微微地起了一下

身體,可能在預告著妻子他身體即將從她身體裡的離去,妻子鬆開了手臂,華子

伏起了前身,妻子將兩隻腿緊緊地抿著,使從她身體裡連著膠套的陰莖拔出感到

點困難,他用手想分開妻子的雙腿,而妻子應該是使了些力,腿紋絲未動。

華子倒像一個體貼的丈夫,不再硬分,而是用手探進自己身體和妻子身體的

結合處用手指夾住膠套的圈箍處,慢慢地將腰向後退去,華子的身體一點點地從

妻子的體裡退出,那截剛才威猛有力,熱燙激昂給妻子帶來無比激越的器官也隨

著主人身軀的遠離而從妻子依然滾熱的腔道裡漸漸滑出。

女人總是對侵入自己身體男人的離去生出一種莫名的眷戀,無論他是自己纏

綿年久的丈夫,還是只是為侵入她的身體為將一些可能會給這個女子帶來怨愁顧

結的精液排入她子宮的只見過一個多小時的陌生男子,妻子不太敢把這種心緒表

露出來,而我更寧願相信是她身體那未受到徹底滿足而生髮出的一種情緒。

華徹底地將自己從妻的體內抽離出來,陰莖還維持著半軟的狀態,那個先前

癟蛻的小囊裡現在卻是充盈著滿滿的乳白色漿液,多到都擠漫到了華龜頭部位的

膠膜周圍。華站起來,那個漲滿的小囊連墜在已經漸漸縮軟的陰莖頭上隨著華子

的動作在他胯間晃蕩著,華子用手夾著膠套的根部,怕它被漲滿精液的小囊墜脫

到地上,小心地向衛生間走去。

對被趙的進入,妻子倒沒有對被華進入時的扭捏,無論是一年多前那天借種

晚上的初次,還是半個月前趙和她在臥室裡的單獨交合,都使兩人更加熟悉雙方

的習慣和感覺,對待這個把自己的種液輸送給自己的高個男人,妻子顯露出的溫

柔和女人的嫵媚比對華更加地濃厚,盡情前戲後的兩人已經是情欲膨脹到極點,

妻子對他身體的渴望,在華離開她身體的一刻起,從摟著趙的身體向她身上拽牽

的動作就可以看出。

趙這個一年前差點做了父親的理工學生,消失了第一次在我面前的羞祛,在

我目光的注視下,端著自己生殖器的頭擠送進妻子文的肉縫,妻子將臀一 ,趙

也將腰向前一送,半露在外面一大截的陰莖全部插進妻子的陰道。趙用身體的一

端感受著妻子文一個成熟婦人給他帶來的溫暖的濕潤,妻子曾經包裹著我身體一

部分的腔肉此時正緊緊包裹著趙那膨脹到極點的十幾公分的器管,兩人激烈的動

作好似交流著對彼此有著模糊記憶的肉體的渴望,妻子的眼睛望著趙的眼睛,無

聲地向面前這個曾經成功地和她孕育出一個小生命的男人傾訴著失去孩子後的傷

逝。這種幽怨的眼神在妻子眼裡稍縱即逝,但還是給我捕捉到了,妻子是個

很聰慧的女人,當然知道想讓一個只是來排洩性需要的大四學生來和她一起感悟

大半年前當她失去那個即將成型的胚胎時那種怨傷實在是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想法。

從衛生間出來的華拾穿起地上的短褲,蹲在沙發前看著同學在他眼前的「戰

鬥」,眼睛一直盯注著剛剛還接納過自己身體的妻子那塊穴口,為了看得真切,

他把身子挪了開來讓螢幕的光射在他們的身上,而趙赤裸著陰莖在妻子身體裡的

抽插一定讓華有點驚詫,而趙在華的注視下,則更加有力地抽插在妻子文的身體

裡,華的短褲上又開始出現陰莖粗壯的輪廓,裡面的物事一點點重又膨脹起來。

我把妻子的頭蓋上趙脫下的毛衣,妻子在毛衣裡使勁嗅著趙毛衣上帶著的氣

息,胸口因呼吸的變化而激烈地起伏,雪白並些微顫抖著的乳房隨著趙的動作而

如凝露滾珠般地晃動。

華的手在妻子身上撩撥著,不時地把手移到趙和妻子的身體交合處,扣摸著

妻子被趙陰莖抽插時被帶翻出陰道口的蚌唇。已經經歷過華和趙兩人衝擊後的陰

唇肥大了很多,欲望的膨脹也使妻子文的肉唇邊緣開放成如牡蠣張開的貝殼的裙

邊,曲曲折折粉色肉邊的頂端纏集著些微的深色褶皺。華子的手指就在這些褶皺

上周遊滑動,並不時地偷襲一下妻子漲突出的陰蒂,妻子在華手指的劃撥和趙陰

莖的抽插下,屁股來回地在沙發上磨擰。

在趙陰莖全抽離開妻子身體的間隙時,一直在陰蒂上畫圈纏動的華的手指順

著已經被兩次「戰鬥」頂漲鬆開的縫口一直探進裡面,然後反覆地在縫口和裡面

交替地進出搓滑,華手指滑過陰蒂的刺激最讓妻子煎熬激動,每當華手指中部關

節隱沒進陰道的時候,妻子就全身扭擺一番,而我也在妻子的乳房上激動地擰摸

一把,妻子乳房裡的內核漲大到清楚得用手就可以捏到,在她屁股擰磨的時候,

我也開始在她乳頭上微微地用力搓動一下,使得妻子的擰磨力度更加地變大。

趙將妻子的腰向上托起來,華子也將手指抽離出來,而激越中的妻子連這片

刻的空隙感也不願意出現,用小腿勾著趙的腰臀向她身體帶著,趙扶著妻子的腰

把她的身軀抱起在懷裡,妻子身體軟綿綿地靠在趙的身上,趙起身站在沙發前,

將妻子反過來,用手臂托著她的腰向後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發的背上,頭頂著

牆,手臂扶在沙發的背上,豐滿的屁股高高地向上撅起凸現在我們三人的眼前,

趙用手分撥開妻子雙腿,微翻的陰唇從屁股後面大張的縫中就可以清晰地看見,

大腿間淌滿了蜜水,先前一些甚至流掛到肛門的周圍,從她肛門小口的不時收縮

可以知道妻子陰道裡的腔肉也在跟著收縮、胸前垂下的乳房像兩團玉脂球一半擠

在沙發上,另一半被鼓漲在身下。

趙的手掌摁在妻子的屁股後面,用兩個拇指扣帶住連著陰唇的大腿根部的細

嫩的皮膚,兩個拇指稍稍一用力,蓋著陰道口的兩邊漲大的肉唇就被一起牽扯著

拽拉開來,映著電視上變換的藍光,妻子穴裡面的紫色肉壁被展露出來,滿是汁

水的肉壁上不時出現陰道收縮的肌紋。妻子的嬌喘聲從她的頭下傳出,無疑是對

欲望的渴求,趙一隻腿站在沙發上半曲著,一隻腿立在地上,把妻子的屁股托高

到他腰前的位置,拇指繼續拽拉著陰唇的左右,自己移動著胯把陰莖對準到妻子

的分開的陰唇間。

妻子的陰口感覺到趙滾燙陰莖的頭端貼在陰唇隙間的感覺,屁股便開始搖晃

起來,趙這次沒有溫柔地探入,只是一瞬間的時間,他的腰胯猛力地向前插入並

緊緊地頂貼在妻子高高撅起的屁股後面,懸垂在腿間的的睾丸在猛烈插擊的餘力

下也跟著陰莖的前進而晃動著貼靠在陰道前面的開口處,妻子在這個猛烈的插擊

下,連呻吟也變了,只是一味地嗚嗚呼呼並把嘴巴蒙在沙發背上,我把趙的毛衣

墊在她頭和牆間的位置,在趙的腰胯一陣陣的猛力帶送中,她的頭不時頂碰在毛

衣上。

趙扶著妻子的胯,來迎合著自己的衝擊,有時他自己不動,只是讓妻子的腰

向前後不停地動著,有時又摁住妻子,讓她感覺著來自身後男人的衝擊和陰莖插

入陰道的力量。我知道趙的時間一般都不長,但今天他用這個姿勢卻已經持久了

五六分鐘,站在一旁的華短褲上出現的那根渾圓的條物被布片緊緊勒貼在下腹。

趙結實臀肌的運動,停頓和左右擺晃,看得出他在和妻子文的前兩次和他與

女朋友末知次中已經熟悉了很多的經驗。一年多前他幼稚的動作和幾乎可以稱為

快洩的性交場景,被眼前這些激烈悍然的抽送動作衝擊得粉碎,趙在我眼前以及

他同學華子面前的這些激烈的動作更多地似乎在表現出他作為一個男人的炫耀,

而他身後的華一定在想自己剛才的進入是否表現得比趙還要雄性,而我更像一個

旁觀者在比較面前哪個男人能更讓妻子的身體感覺得更愉悅和更舒服,當然我希

望僅僅是身體。

妻語無倫次的叫喘和散亂的長髮足以證明趙在妻身上釋放的力量給妻帶來的

無比的快樂,妻的手緊緊地扣住沙發的背,滾圓的屁股承受著來自趙的一輪

緊跟一輪的衝擊,交合處淫水的「劈啪」聲和著趙的前腹碰到妻屁股上兩人皮膚

的撞擊聲讓他們身邊的我再也忍不住而把手伸進褲子裡撫摩著自己早已硬挺的陰

莖。

趙倔強地並略帶蠻力地把妻子豐潤的屁股用手再次提帶著靠近他的襠前,臀

前後插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好幾次都因動作得過甚,使陰莖滑脫到陰道外面,

趙只略略把腰一 ,就駕輕就熟地把陰莖重新送回妻的陰道裡。趙這根上次給妻

子輸送過優良種液的肉棒更加快速地在濕滑的陰道裡抽動,而後他雙手鬆開妻的

腰,身子下伏在妻子的背上,用自己的嘴搜尋著妻子的嘴唇,兩人緊緊地吸吻在

一起。

趙把臂膀緊緊地攬箍著妻的胸脯,兩手抓捏著妻子飽漲的乳房,妻在他身體

的重壓下,不堪重負,兩人的上身漸漸順著沙發的背滑落到沙發上,妻子的頭和

趙的頭並貼在一起,小嘴在包含她的趙的嘴唇中陶餒。妻的姿勢變成了頭下臀上

的純狗趴式,撅揚起的屁股使得陰道口更加地朝上迎合著趙的進入,憑著這個姿

勢,我和華可以清楚地看見兩人的交合處和趙沾滿濕滑淫水的器官在妻的身體裡

快速進出。趙用一隻腿的膝蓋把妻的一隻腿使勁地向邊上分開,他那緊繃而凸顯

出來的腿肌緊緊靠貼在妻子圓滑細膩的大腿外側,男性女性的和諧之美甚至可以

從這兩根腿的力量和優美看得出來。

妻的兩腿已經分開到最大的程度,陰莖的插入已經沒有任何妻股肉的阻隔,

陰道口幾乎是直面地迎接著趙快速和沈迫的插入,妻陰道邊緣的皮膚也因為腿的

大張呈現出繃緊後的微藍的透明。趙的陰莖此時次次都可以插入最深,只是他在

抽插出一半的時候,就又回復並用力深深地插回腔道的底處,隨後在最猛烈的抽

插後,趙把陰莖緊緊地頂在妻子陰道的裡面,陰道外還露出一段留在外面的陰莖

的根部,底下突兀出來的尿管裡的波動甚至都可以隱約可見,趙外露在螢光前的

肛門在規律並急促地收縮,他的下腹和妻的臀尖緊密地貼在一起。

華對趙肛門的動作自然沒有在意,只是一直盯視著兩人的合處,對趙最後猛

烈並深深插入後的停止他也應該明白出是趙射精的來到,華子把自己的陰莖從三

角短褲的一邊撥拉出,然後蹲在地上一邊看著眼前兩個剛剛酣戰完的軀體,一邊

用手擼動著自己龜頭上的包皮來回打著飛機。

釋放後的趙,緩緩地要將陰莖抽離出來,妻子身子微微搖晃了一下好像不情

願地哼了一聲,並用手臂把趙摟得更緊了些,趙只是將陰莖多停在裡面小會後,

還是把壓騎在妻子身上另一邊的腿 離起來,屁股也跟著反坐在沙發上,聯帶著

已經縮軟的陰莖抽離出來仰躺在妻子的身邊。他騰出的一隻手抓住我的膀子,向

他身邊帶去,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只是起了身,站到華子的旁邊,推擁了一下

華子,示意他上去。

趙的臉繼續和妻的臉靠貼在一起接著吻,妻子散亂的長髮有一大片蓋在了趙

的臉上,妻子幾次想趴下身子,都被趙用一隻胳膊頂托著她的身體重新跪趴在那

裡。我走到妻子的右邊,用手分開妻子腫大和肥厚的兩片交掩著的陰唇,一些留

在陰道外腔趙的精液順著陰唇的邊掛流下來,有兩滴落在沙發上。

一年多前還是這些乳白色的漿液使我嘗到了一點做期望中人父的喜悅,雖然

老天不作美,使我重又失落在無子的痛苦中,但是今天這場遊戲使我重新把一年

多前的那幕情景回想起來,不同的是主題已經改變,男主角也變成了兩個。


上一篇:出軌之妻
下一篇:出軌之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