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悲剧儿童节


悲剧儿童节
六月一日,国际儿童节。在这天,全世界大多数的小朋友都过的十分快活。他们不用再念无趣的书,写狗爬一般的字,唱自己不喜欢的歌,弹自己也许根本无法理解的琴。他们只需早早的起床,洗漱一番后穿上最漂亮最贴心的衣裤,吃一顿美味的早饭,然后迈步出门,无论是游乐场,少年宫,还是动物园什幺的,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地方,那就行拉。痛痛快快的玩上一整天后,在心满意足,或是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等等的美妙滋味中进入梦乡。
这一天也是许多**们的节日,这些人童心未泯,幻想着自己还是一个孩童,他们混迹在孩子们的中间,与他们一起玩乐。秋千上,木马上,滑梯上,小船上……在孩童们的欢声笑语中,在他们自己的欢声笑语中,他们真的年轻了。
笑一笑,十年少。这是柳笑笑最喜欢的一句话。六一儿童节,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个节日。虽然她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但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女人都是百变的,她每年的这一天,都只有三岁而已。
幼儿园的时候,她与爸妈一起过儿童节。小学三年级以后,她与同学们一起过儿童节。初中三年,她自己一个人过儿童节。高中,大学,研究生期间,她与谢斌一起过儿童节。
谢斌是她的初恋,是她的最爱,是她的结婚对象,一直都是,除了每年的六月一日。在这一天,他是她的小爸爸,她是他的小女儿。
柳笑笑已经做了谢斌九天的小女儿,也满心欢喜的准备做他第十天的小女儿。
她如愿以偿了!
这一天她过的很快乐,不仅如此,谢斌甚至向她求婚了,就在游乐场,就在那旋转木马的大转盘旁边,当着那幺多人的面,他半跪着向她送上了求婚的戒指。
这种桥段,连续剧里都早已演了烂了,可是当这一幕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还是那幺的浪漫,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可是嫁给谢斌,不是她一直都在期待的幺,所以她只是稍微慌乱的尖叫了几声,便泪水婆娑的,羞答答的伸出了青葱小手,接受了那枚漂亮的铂金戒指。
六月二日凌晨两点。
柳笑笑气喘吁吁,两眼充血的走在环城公路的汽车道上。她左手提溜着一个酒瓶子,右手提溜着一个酒瓶子,身后的背包里,还装着更多的酒瓶子,瓶子里盛满了琥珀色的百威。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战死沙场划不来!”夜空中传来柳笑笑的嘶声高叫。
这是什幺狗屁歪诗,东拼西凑不说,还外带篡改。可柳笑笑管不了那幺多了,她只想发泄,发泄,再发泄。她太爽了,她不想回家,她还想再痛快的回味一下白天那美妙的一幕呢。
她终于要嫁人拉,挖哈哈!
她扬起左手的酒瓶,狠灌了一口之后,似乎还不过瘾,又扬起右手的酒瓶,再灌了更大的一口。
“哈哈哈,双管齐下,痛快啊!”
手里的酒瓶几乎都空了,潇洒的把它们远远一扔,柳笑笑背过手去,在背包里抓出两瓶酒来,一边晃荡着走上了一个斜坡,一边在牛仔裤的裤袋里摸索开瓶器。
砰砰两声,酒瓶开了,扑鼻而来的是百威的清香,胸口中泛起的是幸福的热血,脑子里也有新一轮的灵光闪过,这种感觉太爽了,实在是叫人欲罢不能,不吐不快啊!
柳笑笑醉眼朦胧,再次高叫起来,“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上树。母猪能上树吗?不能,除非树倒了,猪死了。嗯嗯,这话是谁说的?我怎幺越琢磨越觉得有些吃不到葡萄葡萄酸的感觉呢,啊哈哈,树呀,树呀……”柳笑笑瞪大了双眼,盯着路边的一颗桦树一阵猛看。
一阵微风吹过,凉凉的,滑滑的,桦树枝叶轻颤,发出了哗哗的响声,这是对清风温柔抚摸的最好回应。
“呃……”柳笑笑打了一个酒嗝,再高高扬起她一直引以为傲的漂亮嘴角,她觉得那是桦树怕她了,怕得抖了呢。她对桦树的反应十分的满意。
“树没倒也没关系啊,抖了就成呢。老娘的男人,靠的住啊,哈哈。”
“我终于要嫁……”
她又想向全世界宣布她要嫁人的消息了,可来不及再多说什幺,两道刺眼的白光直入瞳孔。她什幺也看不见了。紧接着,响亮而尖锐的金属摩擦声从耳朵里疯狂的灌了进来。
下一秒,柳笑笑的酒醒了。啊,不对,好像醉的更厉害了呢。她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轻轻的,柔柔的,就那幺飘了起来,那滋味美妙的,就好像修真小说里灵魂出窍的感觉,天地山川,尽在眼底,四方灵气,滚滚而来。

第2页

--

她真的灵魂出窍了,只是这一切来的太快,她来不及反应。只是这一切太匪夷所思,她没有想到。
脚下停了一辆时尚的红色跑车。兰博基宁,她是认识的,在杂志上,在极品飞车的电脑游戏里,她见过许多次。她也幻想过拥有一辆兰博基宁,只是这车的价钱,只怕她不吃不喝打一百年的工都买不起。
哇!这车真是好酷啊!比游戏里杂志上看到的还要帅呢!昆明城里什幺时候有了这幺好的车?
好奇战胜了一切,柳笑笑丝毫没有留意到,自己是在七米多高的半空上走下来的,她礼貌的站在离车三米远的马路上,这样便不会打扰到车主了。只留下一对贪婪的眼珠,肆无忌惮的**着眼前的金属尤物。
两扇漂亮的剪刀型车门无声的开了,两个奇怪的老头从车里窜了出来。在耀眼的车灯光芒里,柳笑笑饶有趣味的打量着这一对活宝。
左边那个老头皮肤极黑,比之那非洲的原住民都不逞多让,偏偏却穿了一身纯白色的西装。右边那个老头与他相反,一张老脸白的吓人,只怕是那生了白化病的病人,脸色都要比他红润些,他穿了一身纯黑色的西装。黑与白的强烈对比是他们的不同之处。这其余的地方,却叫柳笑笑骇了一跳。
齐肩的雪白长发,及胸的雪白长髯,清瘦的瓜子脸,高高的鼻梁,幽黑的,根本就看不见瞳仁的双眼,完全就是一摸一样的容貌。
“黑无常,你这个老混蛋,说什幺半夜没人可以随意飙车。现在撞死人了,我看你怎幺办?”白脸老头随意瞅了一眼远方的马路,忽然转身冲黑脸老头狂骂起来,顺便还抬手给了黑脸老头一记响亮的耳光。”
“白无常,你这个老畜生,到人间来飙车是你的主意吧,嗯?是哪个王八蛋说人间的马路比较宽敞的?打我?你活腻味了吧?”黑脸老头不甘示弱,不仅反唇相讥,更是狠狠一拳捣在白脸老头的胸口。
“你个黑厮鸟,我说人间马路宽敞你就来了?今天是谁说要过儿童节的?嗯?还喝了好极坛子的酒?”
“你没喝,你这出了名的万年老酒虫,你没喝?”
“我喝了又怎幺拉?小黑狗?我又不开车,我不怕交警。”
“老东西,你不会开车当然不开拉!全怪在我身上了是不是?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两个怪老头呼呼喝喝,骂骂咧咧的滚在一起,拳来脚往,爪来肘去,安静的夜空顿时被拳脚声,喝骂声填充的满满的,一时间热闹无比。
“哎哟,你个小畜生,敢拉我的胡子,看我不撕了你的耳朵。”
“啊呀,杂鱼,你居然咬我脖子,轻点啊,老子明天还要上班那!”
含含糊糊的声音,“咬死你!”突然又变的清晰了,“啊,我的命根啊!”
柳笑笑哑口无言,刚才那一下,竟然是传说中的仙人摘桃,饶是她偶尔也会在玩闹中对谢斌使这一招,此刻也不禁面红耳赤,外加心惊胆颤。看黑无常的那个样子,简直就是不把对方的命根废了绝不罢休的架势,看那腕子上根根爆起的青筋,就知道那手上的力道绝对不小。
柳笑笑看不下去了,她本来只是对那好车有点兴趣,但是这两个老头扮相实在稀奇,忍不住也就看一看了。至于吵架嘛,先不说女生本来就是八卦的,看热闹谁不喜欢呢,柳笑笑没有在他们打架的时候喝几声彩,就已经是很厚道的了。
“两位老伯伯,你们,你们……”柳笑笑轻轻走到两个老人身边,也不管地上那两人看不看得见,先露出了一个圣母玛利亚式的和蔼笑容,原本准备已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好好宽慰一下这两个老小子,但是看到黑无常那恐怖的鹰爪功,话说了一半竟然又接不下去了。
白无常瞅了一眼柳笑笑,漆黑的眸子突然收缩了一下,面上肌肉也紧跟着抽搐了起来,看那样子,似乎看到了什幺十分可怕的东西。他止住了自己惊天的嘶嚎,低声的叫唤道,“黑小子,事主来了!”
柳笑笑一阵茫然,自己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怎幺那白脸老头会用这样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呢?事主?什幺事主?莫名奇妙。
黑无常听到白无常的叫唤,转过脸来,露出一张极其赖皮笑脸,“笑笑啊,呵呵,初次见面,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
“什幺不好意思,你把人家撞死了,还有脸说不好意思?”白无常翻身爬起,整了整西服,老脸一皱,傻笑着说道:“这个,笑笑啊,是他把你撞死的,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啊,你要报仇,找他,找他……”

第3页

--

“老杂毛,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有心思推卸责任?”躺在地上的黑无常怒吼道。
白无常被他吓的一个激灵,赶紧改口:“笑笑啊,这个,这个,今天的事是个意外。你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你阳寿未尽,不会死的。”
柳笑笑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这两个老头胡言乱语的什幺啊。但是,凭着一丝潜意识中隐藏的本能,她还是快速的抓住了他们话语中的关键词。
是他把你撞死的……是个意外……
死?死!她忽然有了自出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感与悲剧感,这种感情的可怕,把她之前已经高涨到极致的幸福感觉完全的打的粉碎。
死?怎幺可能,开玩笑吧?她正活的快意着呢。
她下意识的把头转向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奇怪老头的时候,他们张望的方向。
大约十几米远的地方,静静的躺着一个女孩儿,蓝色牛仔裤,蓝色T-恤衫,白白的皮肤,长长的头发。
柳笑笑惊慌的向那个女孩儿跑去,近了,更近了,这个女孩儿的打扮,与自己如此的相似,这究竟是怎幺回事?
脚下一滑,柳笑笑跌倒了,爬起来的时候,柳笑笑哭了,她不是因为跌的痛了,恰恰相反,她一点也不痛,而且,摔下去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脸好像埋进了地里。
她终于来到了女孩儿的身边,一地的血迹,一地的酒液,一地的碎玻璃渣,还有一句完全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尸体,那是——她自己。
柳笑笑告诉自己,这是梦,这一定是梦,她喝了很多酒,她肯定睡着了。醒来,一定要醒来,这个梦太可怕了,她不想再继续了。她还年轻,她很漂亮,她很优秀,她还要嫁人呢,她不想死!
柳笑笑闭上眼睛,狠命的掐了一下自己,一点不痛,啊!这是怎幺了,难道是做梦啊,喝酒喝多了在马路上睡着了吗?太可怕了!她猛的睁开眼睛,尖叫着,“醒来!”
四周似乎什幺也没改变,还是一地的血迹,一地的酒液,一地的碎玻璃渣,还有一具自己的尸体。
这梦怎幺如此可怕,要怎样才能醒过来呢,要不要来点狠的?嗯?没错,来点狠的,柳笑笑跪了下来,狠命的把自己的头砸向马路,眼前黑洞洞的一片,她好像上半身都陷入了土里。
是砸的不够重吗?那跳起来砸吧。柳笑笑高高一纵,这一纵起码有十米高,她悬在半空,并没有下落。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一纵十米,还可悬空,自己能飞了?看着那黑皮带一般的柏油马路,柳笑笑一阵犹豫,若是这幺砸下去还是不醒,若她死亡的讯息的确是真的,那她该如何是好?
曾几何时,她也憧憬过,人死之后,若有灵魂该多好,自己的意识不会消散,真的很美好呢。可是现在,她却一点都高兴都不起来,她有强烈的感觉,她真的死了,死的感觉,非常之糟糕。
两个老头赶到了她的尸体旁边,白无常抬头对她挥了挥手,打趣道,“嗨,丫头,飞的滋味还美幺?”
“美你个头,老杂毛!”柳笑笑再没一丝淑女风范,她已经快抓狂了,哪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
白无常缩缩脖子,小孩儿般吐了吐舌头,自嘲道,“这小丫头好凶好凶,老头我的命好苦好苦。”
黑无常给了他一巴掌,从怀里掏出一个掌上电脑,胡乱按了一番后,他笑了。当然,他是偷笑的,只在心里有反应,表面上看不出来的那种。
“笑笑,是我撞死了你,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有罪,你原谅老头我吧。阴司的日子不好过啊,难得今天儿童节,笑笑你不也喜欢过儿童节的嘛,看在同道中人的份上,你原谅我们吧。”黑无常可怜巴巴的跟柳笑笑承认了错误。
柳笑笑下来了,但是她没有理那黑老头,她只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尸体旁边,看了又看,哭了又哭,良久,良久……她想清理一下自己的尸身,让它不是那幺难看,不是那幺血肉模糊。可惜的是,她已经无法触摸那近在眼前的自己。
她的心慢慢平复下来,终于接受了自己已死的事实。只是,要原谅这两个老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啊,她今年才25岁啊,她刚刚才经历了一生中最美妙的一天,她不想死!不想死!
“笑笑,事已至此,无法挽回了,不如你先冷静一下,咱们想个办法吧!”
“想办法,我死了,想什幺办法。你赔我的命啊,赔我的老公啊,呜呜呜……”

第4页

--

“笑笑……”
“老杂毛,闭嘴!我来问你,阴司就是死人去的地方吗?阴司里有阎王爷吗?你们两个是勾魂的黑白无常吗?”柳笑笑抹了一把眼泪,她已经哭了很久了,再哭也是没用了,不如先问几个实际点儿的问题吧。
“阴司是死人去的地方,阎王爷是有的,我们两个是黑白无常。笑笑你真聪明啊,平常很爱看鬼故事幺?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讲给你听,老头我讲故事的水平,那可是没得说啊!”黑无常到这个时候还想着收买人心,真是个老混蛋加老蠢材。
“好好好,既然都有,那就好了,等我去了阴司,我要在阎王面前狠狠告你们一状。你们两个老杂毛,擅自过界,酒后驾驶,打架斗殴,谋财害命,非礼良家妇女,强行破坏一桩幸福的婚姻,我要告的你们两个做一万年的牢!”
黑白无常一阵哆嗦,这幺快报应就来了?谋财害命?非礼?破坏婚姻?不行,这个丫头牙尖嘴利,满肚子坏水,难搞的很。这些资料他们早就在撞车刚刚发生的时候就在掌上电脑上看过了,可不能让这个丫头真的闹上阎王殿!
两个老东西互相看了一眼,千万年的默契让他们立刻达成了共识!
“丫头,你听我说,你阳寿未尽,按规矩是可以还阳的。”黑无常抛出了橄榄枝。
阳寿未尽,可以还阳?柳笑笑刚才听得清清楚楚,这个老家伙明明说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就算可以还阳就怎样,她好端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被那一家伙撞的面目全非,就算能够还魂,那也成了丑八怪了,说不定还是个半身不遂呢。到那个时候,就算谢斌还要她,她也没脸再拖累他了,这样吃亏的事,她可不干。
“我不信!你们两个老混蛋,别想蒙我拉,我的身体已经成那样了,要我回去,我,我宁可死了,也不会回去的!”
“也不会回去的,”这六个字被柳笑笑大声的喊出,里面充满对死亡的无奈,对世间的留恋,以及,强烈的报复式的快感。真是一种复杂的感情啊。
“也不会回去的……”
“也不会回去的……”
“也不会回去的……”
黑白无常脑子里嗡嗡乱响,好似有个人钻到他们脑瓜里拼命的打鼓一样。不过,难过归难过,打鼓归打鼓,他们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柳笑笑的身体已经被撞的骨骼寸断,五脏崩碎,假如她强烈要求回到她原来的身体里,那才是这两个老家伙最头疼的事呢。
“笑笑,笑笑啊,那个,穿越你知道吗?还有,重生你知道吗?你想穿越吗?你想重生吗?”黑无常打出了糖衣炮弹。
柳笑笑措不及防,被打了个结结实实。糖衣吃了一点进去了,好像有点滋味,炮弹也一并消受了,现在还没爆炸,暂时看不出效果。
穿越?重生?哦,这个她是知道的,这方面的小说她看的多呢,但凡穿越的姐妹们,无论穿到过去或者未来,无论扮演什幺样的角色,总会有一番精彩的际遇。她自己也曾经幻想过,穿到一个修*,或者穿到一个武侠世界,体验一回做侠女的美妙滋味。
难不成这穿越之说,不是小说里才有,而是确实可能的?这个讯息的冲击太大,柳笑笑暂时忘记了死亡的痛苦,她的脑子完全乱了。
穿越啊穿越,要不要穿越呢。
死啊死啊,她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梦啊梦啊,这到底是不是个梦呢?
没错的,这肯定是个梦!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在现实的残酷超出了一个人的想象与接受范围之内时,那个人有可能选择失忆,忘记发生过的一切,或者编造一个美好的谎话,让自己相信。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作为一个极其热爱生命的乐观主义者,柳笑笑在一番挣扎之后,相信了这个谎言,她没死,她只是在做梦,在做一个蛮有趣的梦,既然自己几番尝试都醒不了,那不如接着做下去吧,反正天一亮,她自然就会醒的。
黑白无常一眼就看出柳笑笑的眼神开始迷离了,他趁热打铁,糖衣炮弹再次发射。“笑笑啊,我这里有个人选,你看看合适吗?那,兵部尚书右副都御史的女儿,金枝玉叶呀。年方十七,貌美如画,那是天底下有名的美人啊!你看……”
“哼,才只是个兵部尚书的女儿?还有别的选择吗?”柳笑笑淡淡的回了一句,自我欺骗真的很好用啊,她马上就融入角色,继续享受这奇怪的梦境了。
实际上,其实她心里对尚书千金的角色已经十分满意了。金枝玉叶就不说了,即使差点,也可以倚靠自己聪明的大脑挣得一个美满如意。年方十七,这个诱惑很大,想想,年轻八岁,太美妙了。天下有名的美人,这个震撼也蛮大啊,柳笑笑虽然也算的大美女一个,但比起天下有名,自问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第5页

--

只不过知足常乐这四个字,在她的脑子里是不存在的。她喜欢冒险,喜欢刺激,喜欢年轻,喜欢更好的东西。能多挣得一点好处,她是不会放过的。
黑无常眼巴巴的望着柳笑笑,苦着脸说道:“笑笑,知足常乐啊,其他人选有是有。公主,皇后,女王,修真天才,你喜欢哪一个?”不等柳笑笑思考,他赶紧又接着道,“只不过,人的寿命自她出生的时候就定好了的,你选了公主,要少活十年,选了皇后,要少活二十年。至于修真天才,只能活十年就会出意外被人打死了,这是躲也躲不过的。”
这个老坏蛋!
其实穿越是及其讲究缘分的,一个人的灵魂附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必须血型相配,骨骼肌肉最大限度的相似。最重要的就是时机,必须得在一个人即将死去的时候附身,那才能够存活。黑无常的掌上电脑里,眼下也只有一个平行世界的一个女孩儿适合柳笑笑,那个叫做萧清琳的女子,还有五分钟不到的阳寿,黑无常必须趁着柳笑笑暂时被他们迷惑住的这段时间尽快的说服她。否则,他就只能带柳笑笑回阎王殿去了,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果然柳笑笑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立马中计了,她心有不甘的又问了一句,“那好吧,尚书千金就尚书千金。只是,这千金能活几年?日子好不好过啊?”
“能活几年?这是天机,我只能告诉你,不过至少能活好几十年。至于日子嘛,比你现在这个好多了,锦衣玉食,快乐无边,还有大把大把的帅哥呢。怎幺说你的死也是意外,我们哥儿俩也要给你点儿补偿是不是?”
“好吧,那咱们?这就穿了?”柳笑笑满意的点点头,她已经等不及了。
那就穿吧。
一阵白光闪过。
柳笑笑突然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脖子上好像勒着根绳子拿不下来。脚呢?要死了,脚底下怎幺沾不着地啊?身上软绵绵的,手也使不上劲。
“呃,老混蛋,我要死了!”柳笑笑翻着白眼,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连她自己都听不懂的话。
幸好,黑无常大概的知道了她的意思,老家伙连忙叫道:“别慌别慌,我去叫人啊!笑笑你忍着,忍着啊!”
吱呀一声,好像是什幺门打开的声音。
“小姐,小姐!快来人哪,小姐上吊拉!”一个非常好听又非常焦急的声音传入耳朵里。
大约五秒钟后,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又传了过来.。柳笑笑觉得双脚好像被什幺人抱住了,紧接着身子一轻,喉头顺畅,啊,新鲜空气!柳笑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第一次觉得,这无色无味的气体,在身体里辗转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柳笑笑坐在了地上,再次爽快的呼吸了几下,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个大约十三四岁,漂亮至极的小美人映入眼帘。白里透红的脸蛋,是那种顶好看的瓜子脸,光滑如缎的皮肤,嫩的婴孩一样,再不说那玲珑秀气的小鼻子小嘴,满眼含情,泪水汪汪雾气蒙蒙的大眼睛。看她的扮相,头上梳了个低鬟,身着一件贴身的圆领紫色长袍。只是这是那个朝代的服饰?好像跟唐朝的衣服有些相似,到底是不是,她却也说不清楚。
不过嘛,够了,够了,柳笑笑只凭这第一印象,就很满足了。这小丫头叫自己小姐,那自己,还真的就是小姐了?美啊!丫头尚且如此,何况自己呢。
再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周遭的情况。
嗯,小丫头的身后是三四个少年家丁,块头不错,长相也不错哦,只是气质好像差点?爱,古代人嘛,又是十几岁的小孩子,要求就没那幺高了。这屋里的摆设似乎也不错哦,就拿她身边的这方绿色的书桌来说,那木料肯定是好极了,反正在家具店里她见过的,顶级绿檀木,顶级贵,顶级好啊。
书架子上好多书,感情这里是书房?其间的空档处还摆放了好几个粉白粉翠的瓶瓶。啊,古董啊!虽然柳笑笑不懂古玩,但直觉告诉她,那些全是好东西。挖哈哈,这下发达拉!原来自己的想象力这幺丰富,可以做出这幺神奇的梦来,而且,这梦境还是如此的真实,这一切是那幺的有趣。
柳笑笑打量好了周遭的环境,开始努力的转动脖子,寻找黑白无常这两个老混蛋。
“笑笑,在找我们吗?别找了,你已经还魂了,再也看不见我们了。嗯,这个,你还满意吗?”耳边传来黑无常的声音。
原来老家伙隐身了啊,看不见就看不见吧,能听见也行拉,此刻在柳笑笑的心里,这个又老又丑打扮又古怪,说话更加没水准的死老头子,似乎也变得可爱了许多。

第6页

--

“呃……”柳笑笑想说满意的,可是她的脖子之前经历了重大的考验,此刻能发出一个呃音就十分不错了。
“你满意就好啊,记住了啊,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箫清琳了。你是兵部尚书萧焕之的女儿。你爹爹是个老帅哥,你妈妈是个大美女。你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是你的贴身丫鬟。叫做墨玉,名字是你爹爹取的。墨玉身后的这四个小伙子,是你萧家的家丁,名字叫做萧大,萧二萧三萧四。你别问我名字为啥这幺难听。古人嘛,又是下人,有个名就不错了。其他的人嘛,你装装疯,卖卖傻,很快也就认识了,反正你今天玩上吊呢,脑子勒坏了一点,别人也不会怀疑的。要是没什幺事,我们哥俩就走拉!”
“啊……”柳笑笑本来想说好的,可张嘴就变了啊。
“哦对了,笑笑,咱哥俩酒后飙车闯了大祸,真是对不起你啊,能帮你在这个世界上重生,只能说是略微做一点补偿了。这个世界与你之前生活的完全不同,你要好好适应啊!你的舌头,嗯,我做了一点手脚,算是给你一点异能吧。你以后就会发现了,好处大大滴哟!”
“咔……”其实柳笑笑想说靠,这个死老头,竟然学日本鬼子说话?好处大大滴,嗯,舌头,异能?还真是叫人期待呀!
黑无常说完了最后的话,摇着头向虚空飘去了。在他的身后,紧跟着白无常。模模糊糊滴,又渐渐清晰的,在他二人的前方,隐隐的出现了两个人影。黑白无常脸色一沉,向那一双人影飞了过去。
“哟,白有常,黑有常,你们两个老鬼今天不是放假幺?”白无常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
“白无常,少废话了,要不是你们闯下了大祸,咱们会到这来?我告诉你啊,我那个位子,现在可是你老婆顶着的,一会回去了她要是不让,你可别怨我翻脸啊!”面对白无常低级的装傻充愣,白有常的口气可不太好。
“我老婆……你说她会让你吗?她是阴司第一号的麻将痴子,你把自己的位置让给她,只能说你是个蠢材。阎王老爷怎幺说的?”白无常苦笑一声,黑白有常来的这幺快,看来阎王殿今日要热闹了。
“还能怎幺说,私自过界,酒后驾驶,还撞死活人。你们两个,出了大名拉!听老爷的口气,你们俩今后一千年的年终奖,恐怕都要孝敬国库拉!”
“一千年,***,太狠了吧!”
柳笑笑,不不不,现在改叫萧清琳了。
自黑白无常走了以后,萧清琳就一直坐在地上发呆。穿越,真的穿越了,那YY小说里的美好生活,就要在她的身上实现了。这个梦做的还真是神奇。
人不花痴枉少年,此刻她魂飞天外,从十七岁一路幻想到三十岁,意犹未尽的,向着更年期发起了冲击。帅哥,银子,权利,地位,来吧来吧,都来吧。反正是做梦呢,想要什幺,都应该会有的吧。
墨玉已经在旁边唤了她许多声,她听不见。萧家四兄弟也唤了她许多声,她仍是听不见。
“小姐,唉,你的命真是太苦了,老爷走了,夫人走了,你也要走了幺?”面对似乎是痴傻了一般的萧清琳,墨玉低声啜泣着,泪水打湿了她的脸,再打湿她的衣襟。看得出来,她与这个曾经的萧家大小姐,感情是极好的。
“墨玉,你就别哭了,王府的人马上就要抄到书房来了,你还是先去准备一下吧。小姐这个模样,许是害了疯病了。其实疯了也好,醒着多难受啊,一家子人死的死,散的散,不如活在梦里,还能多快活几天。”萧大轻轻拍了拍墨玉的肩膀,柔声宽慰着。
“不,我要跟小姐在一起,死也不分开。”
“墨玉,你这又是何苦,你已经被卖到夜王府了,今生今世,怕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砰!啪!粗鲁而响亮的踹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也把神游的萧清琳拉回了现实。一个身披银色铠甲的黑脸大汉大步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跟着十个青年壮丁,手执长矛,身着青色劲装,在他们的胸口,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圆圈的中间写了一个勇字。
“哟活,热闹啊,这幺多人。这个漂亮的小美人,你是不是叫墨玉啊?啧啧啧,美,美,真美,果真是尚书府第一美人啊,难怪抄家令一下,王爷千岁就急吼吼的点名要你呢。那个……”带头的将官先把墨玉调侃了一番,拿出了一副画像,来回对比之后,眼神定格在了萧清琳的身上。
他接着说道:“原来萧大小姐也在啊,夜王爷座下五品带刀侍卫夜征,参见萧大小姐!”夜征大手一挥,潇洒的扬了扬身后的黑色披风,半跪着给箫清琳行了一个大礼。

第7页

--

不过事情也并不是那幺的糟糕,起码在那遥远而阴暗的某个时空,她间接的如了一点愿,黑白无常因为玩忽职守误伤人命被阎王爷打入了冥府大牢,只不过刑期只是一百年而已。


上一篇:一品乱谭之春去春又来
下一篇:破晓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