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尽情阅读


【重活了】第二十一章班花同桌与巨乳前桌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12/6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 首章thread-6508162-1-1.html

次章http://174.127.195.211/bbs/thread-6572073-1-1.html

修正异能bug,上面那场失败的肉戏也直接过度掉。

修正第三章bug。

【书友讨论群收人,一切预告、更新会在群里通知,群文件有福利,欢迎各路友好的朋友进群。群号我名字,不懂的发短消息给我,看到会回。进群先看群公告,群公告有福利。】

前言:之前改编【重活了】定下的初衷,有些跑偏了,今后肉戏我自己不会强行写,感觉合适的地方,就会顺理成章的写出来,不合适的地方一律不写,哪怕连续十章……

这是一篇黄文无疑,但是肉戏不是主基调,只是剧情推进中的一部分。
重口味之后还会有,但是不强行写,而且我保证除了肉戏,这还是一篇的都市纯爱文,温馨的那种。

个人喜欢都市贴近现实的意淫文章,我改编之前也是这么想的,即便给了主角一个异能……但是有人说有了异能就不是了,嗯……貌似是这样,但是倔强的作者依旧认为这是贴近现实的意淫都市文:shy

如果这章还可以,红心,回复不要吝啬。谢谢各位朋友。

***********************************
第二十一章

任昊在最后关头挣开了绳子,而本来只打算吓一吓任昊的薛芳,不管如何解释,最终,一整夜都没逃过任昊的「惩罚」。

次日凌晨三点,任昊穿着一身刚洗干净的湿衣服,拿着相机离开了。

而卧室内,一片白浊!

细看,你会看到白浆中躺着一个人形,只有起伏的大胸脯能证明她还活着。
毫无疑问,在鬼畜异能的加持下,任昊完成了旷古绝今的诡异之事,一晚上几乎射出了两升精子……屋子里的薛芳子宫跟直肠内满满都是任昊的精液,当然,还有胃里……

薛芳整晚昏了不知道多少次,高潮一浪接着一浪,每次喷的都不少,却始终没有枯竭,苍白的脸蛋儿则越做越红润,嗓子早就哑了,可叫着叫着,又泄出了黄鹂般的娇嫩呻吟!异能,逐渐改造着她!

她的肚皮凸起很大,估计至少有怀孕四个月的大小,但肚子里的不是孩子,而是精液……

白浊淫液遮住她的面容,鼻孔翕动间,有沾粘的精液流动,阻碍呼吸的感觉本应该特别难受,但昏睡中的薛芳、那隐藏在白浊下的嘴角,却挂着浅浅的弧度,一种幸福到极致,似要笑醒的感觉……片刻后,笑意消失,眉黛蹙起,似又梦到了可怕的事情……

而任昊,正走在黑漆漆的道路上。

这会儿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零星汽车驶过,他皱着眉头,心有所虑。
他在担心性和谐的问题,当然不是因为自己不行而忧,而是太鬼畜的问题。
今晚的恐怖级表现结合之前的表现,让任昊万分担忧,这以后该怎么满足自己的性欲,射了以后完全不需要缓冲,而且性兴奋的感觉全程高涨,自己离开薛芳住所的时候,都是硬着出来的……

任昊已经不再为这方面自豪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担忧,他自己都有些惧怕二弟了,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

回忆起这些天的遭遇,感觉像做梦一般,如此的不真实,蓉姨潮吹失禁,婧姨还没插就泄了两回,而薛芳,这会儿估计还在射的到处都是的精液里「游泳」吧?!

思及此,任昊嗤笑两声,感觉万分荒唐。

越来越非人,这以后可怎么办?

任昊怔怔的站定,抬头仰望星空,自言自语的呢喃,「这鸡肋的重生福利难道不能消失吗……」

或许是真主耶稣佛祖还是那路神仙显灵,总之任昊脑海凭空出现了四个字!【异能传递的信息。】

「如你所愿。」四个大字的信息在任昊脑海回荡,其中蕴含的意味,让任昊知道,这是对自己刚才所言的回应!

这是任昊第一次与赐予他超能的神秘交流,至于是不是最后一次,就未曾可知了。

声音早已消失,任昊却依旧呆呆的仰望星空,不知心所想……

天边泛起蒙蒙光晕时,任昊才迈开步子,低着头赶回家中,只是迷茫的模样,依旧如梦未醒。

开门回家,院子里。

母亲正抱臂而立,挤得碎花布褂下的巨乳愈发鼓胀,但是任昊关注的不是这处亮点,而是母亲满是鱼尾纹的眼角,露出的一丝喜色、安心,之后快速掩饰住,努力的瞪大杏眸,不让泪珠滑落,然后持着笤帚、扭着肥美的肉臀,挑着两道好看的秀眉、怒气冲冲的一边轻斥自己,一边不着痕迹的抹了抹眼泪。

一直处在不真实感中的任昊,怔怔的看着妈妈。

笤帚落下。

第一下打到任昊身上后,他的眼神重新有了神采,疼得一边跳脚一边躲,嘴里可怜兮兮的求饶,而严厉的卓妈妈则不为所动,势要让夜不归宿的任昊好看。
片刻的鸡飞狗跳后。

挨了一顿胖揍,任昊躺在床上,昨晚的一切仿佛是光怪陆离的异世界,而妈妈的这顿揍,让他再次回到平淡的现实世界。

还有今早脑海回荡的声音,希望所言如实吧……

「duang!」碗底重重的磕到任昊的书桌上。

「吃饭!」卓妈妈放下面条没好气斥道,仍然面色含霜。

「哦哦。」任昊一个机灵,赶紧爬下床,谁知刚下床,眼尖的卓妈妈一把抓住他衣服,捏了捏,湿漉漉的。

卓妈妈牙根咬的格格响,才觉得最近这小子是个可以依靠的男子汉了,现在一看,并不是……

「把衣服脱了,穿湿衣服躺上床,你脑子疯糊涂了?!」

「……对啊!」失魂落魄的任昊这才记起,衣服是湿的。

「你还跟我贫嘴?!」卓妈妈气的「嘶」的一声吸了口气,发出如蛇吐信的声音,然后两截有些老茧的玉指捏住任昊腰间的软肉,猛的一拧!

「哎呀我的妈!」

「妈在这,叫什么,把湿衣服脱了,快点!」卓妈妈一边敲着儿子脑袋,一边严厉的呵斥。

任昊哪敢怠慢,赶紧脱掉上衣,随手往地上一扔。

卓妈妈突然鼻翼翕动,因为任昊刚才仍衣服,掀起的风中带着腥味,有些熟悉……

卓妈妈不确定的过去捡起,闻了闻,这跟前几天给儿子洗内裤时,自己半好奇半渴望的闻了闻,味道是一样的……

「自己脱了,吃完饭睡一觉,妈给你请半天假!」卓语琴边说脚步匆匆的离开了任昊卧室,任昊没看到背对他离开的妈妈,脸上迅速弥漫的殷虹艳色!
吃完饭,任昊感觉精神头还行,于是也没让妈妈请假,提着书包离开了家。
滚滚乌云将日头严严遮住,秋风习习,凉爽终至。

任昊背着近十斤的大书包慢悠悠的走到师大附中西区,抬眼就见校门前的夏晚秋面带厉色,宛如看杀父仇人的目光紧紧扫视着涌入校园的学生。

大家都被看得有些发毛,不禁下意识低头而入,不敢与夏晚秋对视。其实,就连任昊也有点发怵,只因返校那日——那跌破眼镜的一咬。

任昊抬起手腕看了看,牙印早就没了,再望向夏晚秋紧抿的娇嫩红唇,不禁感叹,嘴不可貌相啊!

你说说这么一张极品樱桃小嘴儿,杀伤力咋就那么大。

这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美女,是单身御姐还是熟女少妇未曾可知,不过上次没仔细打量,这次任昊趁着人多上下猛瞅,越看越觉得这女人真是极品!

此时身着一套深色调的职业装,黑色高跟鞋配上保守的肉色丝袜,堪比模特的身高加上曼妙有致的曲线,完全不似模特消瘦,高高鼓起的酥胸和翘臀组成最惹火的S型,还有尖尖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模样不比靠美貌出名的明星差半分!

可是这气质,任昊仔细感受了下,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一种压迫感,一种威势……

「你!」夏晚秋漂亮的眉头轻轻一挑,拇指与食指间的圆珠笔蓦地指向一个骑单车的男孩:「进校门前要下来推车,还有你!你是高一新生吧,为什么不穿校服?」

「我,我的衣服不太合适,准备今天来换呢。」在夏晚秋的要求下,那人从书包取出校服后,才被她放行。

就在任昊准备进入校园时,夏晚秋犀利的目光刷地聚焦在他身上,细细看了看,眼底寒意更甚,逐冷声道:「记得我单独提醒过你,让你开学前把头发剪一剪,怎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么?」

「没有。」任昊实在不想在得罪她,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前几天我一直生病呢,就没来得及剪,老师您看,这是假条。」

把母亲签字的假条递给夏晚秋,她推着眼镜瞧了瞧,继而取出一个小本子:「姓名和班级。」

「高一一班,任昊。」

啪,本子一合,夏晚秋先是直勾勾盯着他看,看的任昊发毛后淡淡一点头:「进去吧,明天我会再检查你发型的。」

「谢谢老师。」

任昊走了之后,没看到身后的夏晚秋冷冷的瞅着他,半响才叹了口气。这声叹息,代表之前的恩怨算是勉强放下了。

在任昊进到教学楼后,姜维就自后面跑了上来:「耗子,夏老虎拦你干嘛?」
「夏老虎?」任昊默念一遍,虽觉好笑,但感觉十分贴切,可不就是个母老虎呢。

「这谁给夏老师起的外号,不怕她知道?」

「我也不知道。」姜维笑嘻嘻的小声道:「昨天我也是听蒋贝贝说的,据说高三高二的,私底下都这么叫她。」

「嗯,形象贴切,这名儿起的好。」

高一一班门前,只见陆陆续续经过的其他班同学,都无一例外地朝里好奇张望,有的,甚至看了好久才是离开,而任昊班级的同学,则奇奇怪怪望着他,有的小声跟外班的同学嘀咕什么,然后那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这才跟着露出敬佩、好奇的表情看向任昊。

「维子,咱们班怎么了?」任昊显然是被最近层出不穷的状况弄的忘记了某件重要的事情,「这一个一个的,都看什么呢?」

姜维拍了拍他的肩膀,竖了一个大拇指,「你真行,这事儿你干的你不知道?」
任昊瞬间记起返校时的表白事件,一拍额头,当时自己生猛的表现,现在想起都有些不可思议,那是自己重生后,为了弥补遗憾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一个当时自认为完美的开局。

进到门口,全班行注目礼,本来吵闹的教室鸦雀无声,任昊略微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随后坐到窗户边的座位。

刚坐下,教室里「哗」的一声,讨论声更加热烈。

好在任昊也在社会上历练过,脸皮还算厚,加上这一世的大心脏,几个深呼吸就调整好心态。

不过转头一看到同桌崔雯雯,如同一朵纯洁的白莲花,任昊打过招呼后,心再次乱了,倒不是看上崔雯雯这个校园女神了,而是因为他想到昨天与她母亲的种种亲密接触,还有谢知婧的那个许诺……不由的,任昊苦笑连连。

「任昊是吧?」任昊前桌的女孩突然扭过身子来:「我叫蒋贝贝,很高兴认识你。」蒋贝贝天生就是一副自来熟的性格,跟谁都谈得来,没有十六岁女孩子的那种扭扭捏捏。

她的性子,任昊很喜欢,前世如此,现在亦如此。

「蒋贝贝同学,你好。」任昊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这个爽朗的大胸脯女孩儿,后来跟他成了好哥们,不过这第一天见,不好太过热情,于是任昊打过招呼就打算不再与对方交流了。

那边蒋贝贝却热情的紧,捋了捋额前的发丝兴奋道:「返校那天你给顾老师写情书,最后自己站起来那一下太man了,嘻嘻,这事儿一号那天就传遍全校了,甚至连东区初中部都有不少人知道呢,你可真厉害!」

「是吗?」

蒋贝贝继续兴奋的叽叽喳喳道:「听说过跟老师打架的,听说过与老师对骂的,可给老师写情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除了你简直没谁了,你胆子可真大!」视线飞快环顾一周,蒋贝贝古灵精怪的低声道:「对了同学,这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是不是这几天没上学就是因为这个?」

毕业以后就很多年没见了,之后也就同学会见过,那时候眼前这位可爱的少女已经出落的十分美丽,任昊感慨万分的低头笑了笑,真诚的望着对方,「谢谢关心,这事儿返校那天就处理好了,早没事了,最近没来是我个人原因。」
蒋贝贝点了点头,本来任昊估摸着她这股八卦劲儿马上就消了,但少女居然继续目露兴奋之色,紧巴巴地瞧着他:「我说同学,顾老师怎么答复你的,告诉我呗?!」崔雯雯的眼神也跟着落到了任昊身上,显然,听到了他俩的谈话内容,她虽然天性不太喜欢热闹,但对这个超级劲爆的问题也很感兴趣。

「顾老师答应我了。」

蒋贝贝无声倒吸气,圆润秀气的可爱脸蛋儿一副受惊的表情,别提多可爱。
崔雯雯更是惊呼一声,可能是觉得声音太大,又急忙半捂住嘴巴:「真答应了?!」

蒋贝贝却聪明的紧,略一思索,便不屑地「切」了一声:「你就吹牛吧,顾老师喜欢你一个小孩儿,谁信啊!」蒋贝贝说完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本来有丝不确定的她,被自己说服了……

「那你还问,还有你,竖着耳朵听什么呢。」说着,任昊分别刮了二女的琼鼻一下,非常突兀!

「唉你,烦人!」蒋贝贝直接娇蛮的拍了任昊一下,爽利的性子显露无疑。
崔雯雯则红了红脸,惊讶过后抿住嘴唇,略微生气道:「你…跟你有这么熟吗?」标准的青春期少女,对一些男女的亲密接触,看的格外重。好在任昊动作随意,颜值也有加分,加之崔雯雯对他印象不错,所以到没有引起太大不满。
「谁让你俩瞎八卦的,特别是你!」任昊又嬉皮笑脸的伸过手去,刮蒋贝贝鼻尖儿。任昊这么大胆,委实是因为谈话氛围太像从前了,让他产生了记忆重叠的错觉。

这家伙,比我还自来熟?

蒋贝贝脸蛋儿烫人的不迭躲避,随后张牙舞爪的跟任昊打闹起来,一旁崔雯雯见了,没忍住「噗哧」一声笑开了花,而班花的笑容,又让一群时刻关注她的少男心醉,然后想到这个笑容因何绽放,复又心碎……

教学楼,走廊外的边缘。

「烦死你了,任昊!」蒋贝贝掐着腰,喘息着娇嗔道。

只见少女疯的脸蛋儿潮红,暗自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才初见,怎么就打闹的那么自然……

阳光顺着建筑的隔层洒落,此时恰好如舞台上的探照灯,打了一束灯光照在少女潮红的脸蛋儿上,细小的尘物上下浮动,少女黑亮的发色也渐染金黄,五官虽不算美女,但也精致秀气……

这是一个耐看的女孩儿,越看越吸引人的那种。

「嗯……咳,蒋贝贝同学,请不要叫我任昊,咱俩才刚认识呢,叫同学。」任昊眼神居然有点躲闪,故意清了清嗓子,然后一本正经的耍宝。

阳光下,蒋贝贝白皙的肌肤映着金光,少女揪着一撮发丝,用左手食指卷了卷,皱了皱琼鼻念经似的嗔道:「任昊任昊任昊任昊任昊任昊……好人好人好…咳咳,呸,你才不是好人,你是坏蛋一个。」

「好好好,我是坏蛋。」任昊上辈子可没见蒋贝贝这么嗲过,这大大咧咧的姑娘也有害羞的时候……

「对了,有关夏老师的事,你知道点什么?」夏晚秋,这个人在任昊上一世的记忆中,并不存在,所以他要解开这个疑问。

「我的天!」蒋贝贝故意气任昊,做出一脸震惊的模样,用仿佛看变态般的嫌弃目光:「你,你不是对夏老师也动什么心思了吧,没看出来,你这人还真花心啊。」

周围零星走过的学生投来古怪的眼神。

任昊翻了个白眼,手指横在嘴边,嘘了一声:「别乱说,我有事求她所以才打听的,喂,你不是不知道吧?」

「怎么可能!」蒋贝贝骄傲的挺了挺不符合年龄的夸张胸脯,有些小得意:「现在高二高三的老生,有很多都是我们学校的,一打听就知道了。」

「那你帮我问问呗。」不找出历史改变的原因,任昊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凭什么,你刚才还欺负我!」

「……这你还记仇啊,跟你闹着玩呢。」

「我不记仇。」蒋贝贝说着走到任昊眼前,在任昊无奈的眼神下,狠狠刮了任昊鼻尖一下,「因为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做完这一切,少女乐的吃吃娇笑,任昊则揉揉鼻子,故作委屈道:「这下能帮我问了吧?」

「嗯嘿嘿,你想知道什么?」

任昊琢磨了一下,「就查查她哪年进的师大附中吧。」

「你等等。」蒋贝贝左右看看,逐而掏出一只精致的小手机,素白十指飞舞,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输入着文字,不多久,手机轻轻振动了一下,蒋贝贝瞧了瞧,嘻嘻一笑:「夏晚秋,年龄二十九,尚无配偶,哦,也就是未婚,九五年入师大附中任教,去年被提升为政教处副主任,因她严厉苛刻的性格,被同学私底下唤作『夏老虎』,人见人怕。」

任昊咀嚼着蒋贝贝的话,这样说来,夏晚秋在九五年就进入了师大附中,自己再改变历史,也改变不到六年前啊,这么想的话,事情似乎更是复杂了。
「嗯,其他方面我也想知道一下,还有再具体点儿的么?」

蒋贝贝为难地皱了下眉毛:「时间太短,只能给你弄来这些,要不等下周,我一定给你一份全的。」

「嗯……还是不用了。」任昊摇摇头:「蒋贝贝,咱们学校有没有个姓阮的老师,叫阮什么我忘了,反正也是教英语的。」

蒋贝贝想也没想,道:「你是说阮景源吧,他跟夏老虎一个办公室,也是教高一的。」

「原来如此,他也是教高一的。」任昊揉揉太阳穴,感觉有些头大,于是干脆暂时放下了这个问题。

「嗯,可以啊,打听消息这么溜,厉害。」任昊上辈子就知道蒋贝贝消息特别灵通,不过赞美是一种美德,需要诚心,不能抱有目的。

「嘿嘿」蒋贝贝果然听的受用,笑意盈盈地看他一眼:「有什么不知道的尽管找我,不能说都知道,90%以上没问题。」

真可爱呢,又热心,自己这哥们想不到从这会儿就这么靠谱了。

二人又聊了几句,这才记起作业没写,在少女的埋怨声中,两人跑回了教室。
进屋刚落脚,身后姜维大呼一声,吸引了任昊的注意力:「坏了耗子,我作业没写,快,借我抄抄。」

在初中,抄作业几乎是两人每天到教室的第一件事。

任昊摊摊手:「我也没写,蒋贝贝,你哪科……」任昊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问了,只因蒋贝贝一个小跳窜出了座位,只留一个急吼吼的背景,奔着后面的一个好友跑去了,显然,按时间富裕程度来说,急成这样,估计是一科也没写。
这丫头……任昊摇了摇头。

「崔雯雯,作业能借我吗。」任昊非常自然的说道。

崔雯雯略一犹豫,然后打开书包,抬头仰着秀美脖颈,有些苍白的脸蛋儿略微透着紧张,四下看了看,弱弱的问道,「哪一科?」

任昊看到对方的反应,知道对崔雯雯而言,给别人抄作业是坏学生干的事情,但她却愿意借给自己……

心里暖暖的呢,任昊轻声说道,「算了,不抄了。」接着以一种哥哥的心态拍了拍少女的脑袋,再次引来嗔怒的娇喝后,任昊在崔雯雯「恶狠狠」的眼神中,去上厕所了……

抄作业,是个较为传统的项目,也是老师们主要扼杀的目标。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老师不断打压下,同学们的反侦察手段逐也日益突破,甚至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有的人不到六点就来教室,相互交换作业,有的人为了躲开老师的突然袭击,跑到操场的犄角旮旯偷偷抄袭,等等等等,弄得自己好似个兜售色情光碟的小贩一般,躲避着城管的追击。

「七点了,哎呀,快来不及了!」

姜维急急四顾,瞅得身边几人不是正在抄作业就是把作业借出去了,遂将目标放到任昊同桌崔雯雯身上,他舔着大脸笑道:「崔雯雯同学,可不可以借我数学作业抄抄?」

大部分同学对于这种请求一般不会拒绝,毕竟要在一起相处三年,为这种小事撕破脸,显然不是很值得。然而,却有小部分女同学很反感抄作业这种行为,主要原因还是怕老师发现作业答案一模一样,继而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
崔雯雯,就是这类人。不同于面对任昊的反应,她想也没想,便冷着脸着摇了下脑袋,什么话也没说。

这高冷的小模样,完全就是高高在上的校园女神。

姜维吃了个瘪,可实在没别的人借了,于是挣扎道:「我肯定不原封不动的抄,适当改改,老师不会瞧出来的,拜托。」

崔雯雯手中的圆珠笔停也未停,依然摇头,连看也没看姜维,她挺不喜欢这些皮孩子的,给人感觉很不成熟。

见她如此决绝,姜维也知道没有希望了,砸了砸嘴巴不服气的嘟囔几句,遂将目光转移到别人身上了。

这时,教室外快步走进一个打扮很时尚的女孩,虽然同是黑红色的校服,但女孩却把裤腿和袖口都挽上了一些,露出白嫩嫩的肌肤,不像别人那么死板。
这人叫冯莉。

冯莉放下装满书籍的手包,快速拎出作业本,旋而看看左面的崔雯雯:「借我数学作业抄抄吧。」

崔雯雯可不管男女,态度依旧不变。

冯莉见状不由撇了下嘴巴,不悦地瞧瞧她,后而回身朝一个男生媚笑了一笑:「你写数学作业了么?」她虽说比不上崔雯雯漂亮,可靠着时尚的打扮和开放的性格,还是吸引了不少男生的关注。

后桌的男生叫孟彬,是个典型的宅男,他闻言忙是翻出作业递给她:「写了写了。」由于孟彬的性格偏于内向,所以根本不敢看冯莉的眼睛。

「谢谢啦。」冯莉对他笑了笑,这才回身抄起作业。

任昊这时候才溜达溜达回了教室。

而蒋贝贝已是回到座位,聪慧的她十分仗义地先把物理作业丢给任昊,「抄吧,不写老师该收拾你了,嗯?你看什么呢?」顺着任昊的视线,蒋贝贝瞧见了冯莉,随后咯咯一笑,以低低的绵软嗓音说道:「任昊,作为你的前桌,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冯莉这人吧,男朋友极多,快的话,一个星期就得换一个,所以你……嘻嘻……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人家多久换一次男朋友你都知道?」任昊边抄着物理作业边道:「你还真是万事通。」

「冯莉的事儿,是跟一个高二男生那里打听到的,他们俩原来在一个学校。」蒋贝贝得意地撩了撩头发。

任昊一手抄着作业,还有余外的注意力关注着蒋贝贝,见她得意的样子,于是再次心生逗弄之意,「呵呵,你还谁的事儿都打听一下,嗯,这样,为了报答你这个情报头子提供信息,你呢,要是有问不出的事儿,就问我,别的不敢说,至少咱们班的这四十几个同学,我都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

「吹吧。」听他大言不惭,蒋贝贝那里服气,眼珠子机灵的转了转,遂又不确定道:「那……你了解到了什么地步?」

任昊停下笔认真想了想,略微夸张道,「至少,他们父母脸上有几颗痣这种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我还是知道的。」

「呦喝……」蒋贝贝打趣他:「那好啊,我父亲哪里有痣,你说说看,嘻嘻,说出来才算你能耐。」

任昊其实也是重生后突然发现,上辈子很多的事情都异常清晰,甚至某些人,都能知道那人的大部分细节。

任昊叠上作业,递给蒋贝贝,眨眼思索了一下,别说,还真记起来了,方笑呵呵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父亲应该是左耳耳垂部位有颗两毫米大小的黑痣吧?」

话音刚落,只瞧得蒋贝贝愕然不已地张大了嘴巴:「我的天!你是怎么知道的?不可能……不可能啊!」蒋贝贝简直傻掉了,本以为他是吹牛皮,可谁曾想,人家真就说出了痣的位置!

这也忒神了吧?

任昊眼睛差点被蒋贝贝大奶晃瞎,要知道那可是在宽松的衣服里包着呢,居然都这么壮观……

「咳……咳咳!」

几声清脆的咳嗽才惊醒任昊,抬头只见蒋贝贝晃了晃双马尾,脸蛋儿红扑扑的,一脸的嗔怒,「看什么,再看给你把眼珠子扣出来!」

肏,失态了,不过这也忒大了吧?在任昊看来,似乎与自己妈妈的大小差不离,比那个乳牛薛芳都大一分!

对了,薛芳……想起这人,任昊心里一片火热,胯下有了抬头的趋势。
「嘶……你,任昊,想不到你人这么猥琐,我……哼!」蒋贝贝一甩马尾,傲娇的转回头去,秀发撩起一阵香风,任昊陶醉的闻了闻,然后转头,发现……同桌崔雯雯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在任昊懵懵的眼神下,崔雯雯转回了头,继续学习。

得了,估计自己刚才猥琐的样子,被她瞧了去,对自己的印象估计跌落低谷了吧……

任昊讪笑了一下,低头奋笔疾抄。

可十分钟不到,蒋贝贝又转过头,调皮的晃荡着长马尾,很快吸引了任昊的目光。

迎着任昊迷惑的眼神,蒋贝贝有些凶巴巴的问道,「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

「什么?」

「你说什么!」啪的一声,蒋贝贝拍了任昊桌子一下,动静不小,引周围三五人侧目,她自己的手也红彤彤的,疼。

「嗨,你着什么急嘛。」任昊略微心疼的看了她一眼:「我嘛,也是瞎猜的。」其实,任昊上辈子事情记得在清楚,可如果换了别人,任昊还真记不清他们父母的特征,可蒋贝贝例外。

她可是上辈子的哥们,虽然家长只见过几次,但也足够他记住了。

「数学作业呢,也借我瞧瞧。」任昊朝目光狐疑的蒋贝贝伸了伸手。

半晌后,蒋贝贝才从疑惑的情绪中脱离出来,重新审视了任昊一翻,方摇头道:「数学作业太难,就几个写了,等他们抄完,我才能借过来,嗯,还有几分钟老师才来呢,再等等吧。」

任昊看了看墨绿色黑板斜上方的老师挂表,点了点头。

「任昊。」忽地,班花崔雯雯皱着林黛玉一般楚楚可怜的小眉头,轻轻看向他,柔柔的问道:「你一科作业也没写?」

「这个……」任昊挠挠头:「不好意思,这些天事情太多,没写。」

同时任昊心中惊奇,这小姑娘貌似没因为刚刚的事情看扁自己呢。

谢知婧把女儿教育得很正直,崔雯雯嘟嘟嘴巴,小声嗫嚅道:「这样不好。」继而,她朝教室门望了望,有些畏缩的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本子,单手自底下偷偷递给任昊:「老师快来了,我的借给你吧。」

「谢谢。」任昊感觉心里暖乎乎的,自己对崔雯雯来说看来还蛮重要的呢。
这么想着,任昊接过书籍。

然而崔雯雯隐蔽十足的动作,居然同时被姜维、蒋贝贝、冯莉三人瞧见了,这明显与先前的摇头不语形成鲜明对比。

冯莉冷笑一声,嘴里嘀咕着什么。姜维揉了揉眼睛,暗暗感慨,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蒋贝贝瞪了一会儿眼睛,一边堵着小嘴,哈气吹红彤彤的小手,一边古灵精管的做了个晕倒的姿势:「呼……任昊,你们俩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任昊与崔雯雯对视一眼,二人异口同声道:「没有啊。」

「不能吧。」蒋贝贝撇了撇可爱的小嘴儿,神秘兮兮地眨巴眨巴萌萌的大眼睛:「昨天在顾老师办公室门口,我就听崔雯雯主动跟顾老师请缨,要去给你送书本和校服,嘻嘻,任昊,你说这是什么情况呀?」

[ 本帖最后由 942396708 于 编辑 ]
附件
lyh_副本.jpg (652.54 KB)


ly7_副本.jpg (975.08 KB)


ly4_副本.jpg (711.86 KB)


lyq_副本.jpg (663.02 KB)


lyM (1)_副本.jpg (665.06 KB)


lyX_副本.jpg (715.22 KB)


lyc (1)_副本.jpg (471.22 KB)


l91_副本.jpg (919.06 KB)


l96_副本.jpg (572.09 KB)


l9F_副本.jpg (896.78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amour 金币 +180 感谢精彩更新,图片精美。
lamour 原创 +1 感谢精彩更新,图片精美。
lamour 威望 +1 感谢精彩更新,图片精美。


上一篇:【淫浪的韩国足球宝贝】作者不详
下一篇:【重活了】第二章大胆调戏谢知婧